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正文 第116章 撩人的暧昧,甜蜜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唐宋宋 书名: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漫天的火光,殷红的鲜血,遍地的死尸,男女各种凄厉尖叫声交织在一起……

    郑媛恐惧地凝视着眼前一幕幕重现的诡异画面,迫切地想逃,整个人却像被施了定身法,双脚难以撼动分毫,黑暗的感觉如毒蛇般缠绕在心底,一直拉扯着她,如临深渊。

    入眼皆是那夜血腥的恐怖场景,在那一片刺目的红色中,一双纯洁天真的眼珠子飘浮在空中紧紧地盯着她。

    好像在说:“姐姐,救我,你为什么不救我……”

    是那个被砍下脑袋的小男孩!

    为什么会梦到他?心痛难忍,甚至有一丝愧疚。

    郑媛睡得极不安稳,眉头紧皱,脸色很是难看,脸上还密布着细细的汗珠,双手搭在被褥外面无意识地挥动。

    一直沉浸在可怕的梦魇中久久不能醒来。

    “死女人,丑女人……”

    宗政墨邪肆的声音忽远忽近地传来,模糊又遥远,听得很不真切。

    身处噩梦中,郑媛头一次觉得‘死女人,丑女人’也蛮好听的。

    宗政墨拧了拧眉,如再不让她醒过来,他今夜也甭想睡个安稳觉,随即伸出两根白玉般的手指往郑媛身上轻轻一戳。

    郑媛立刻瞪大了双眸,猛然坐起身。

    窗外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而下,落在他血色红衣上,身姿如千年古树般挺拔,绝世无双,绝代风华。

    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内蕴星辰,璀璨夺目,薄唇微勾,配上一袭红装更是夺人心魄。

    简直,就是妖孽转世。

    “赶紧擦擦,口水都流出来了!就算你再仰慕本王,也别搞得这么猥琐。”宗政墨负手而立,一脸鄙夷地看着郑媛。

    郑媛没有理会某人恶劣的态度,反而觉得,比起可怕的噩梦,他这样子美多了。

    突然一把掀开被子,将宗政墨扯着坐在床边,动作敏捷地钻进他怀中,毛茸茸的小脑瓜紧靠着他的胸膛,将宗政墨当成溺水后的唯一稻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

    “死妖孽,你终于回来了。我做噩梦了,好可怕啊,呜呜。“

    她是真的害怕,害怕那样可怖的场景。

    真的如那个男人所说,这成了她此生中最鲜活的噩梦。

    清浅缠绵的苏木清香萦绕在鼻尖,好像觉得噩梦已经消散,不管不顾地四爪齐用,用力地抱紧宗政墨,力气大地仿佛要将宗政墨融进她的身体,直到融进她的血肉之躯。

    却无关**。

    宗政墨一接触到胸前的两团柔软,身体瞬间僵硬无比,怀里温暖如玉的感觉强烈刺激着他的感官。

    温香软玉在怀,焉能不心猿意马?

    尤其是在某人如此主动的情况下。

    宗政墨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低头看去。

    只见怀中人儿一头如墨青丝四下铺散开来,一身薄薄的睡袍已经被汗水浸湿,曲线玲珑有致,勾勒出姣好美丽的身材,仿佛在邀请他品尝一般。

    宗政墨眼眸一暗,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异样,狂躁地想要将某人裹腹下肚。

    这般想着,宗政墨便不再压制自己的**,俯身就要朝郑媛小巧的耳垂吻去时,郑媛忽然扬起精致的脸庞,清澈如水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

    宗政墨怔了怔,顿时停下动作,改为搂住她的身子。

    “怎么了?”声音带着嘶哑喑暗,以及压抑的**。

    他是真的很想要她,发了疯地想将她揉进他的骨血之中,让她由心到身都属于他,可现在不是时候。

    她身体内的毒一日不除,一日便不可同房,否则只会加快钩吻脑髓丹的发作时间。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恪守己欲,没有跨出最后一步。

    好半晌,郑媛才闷声道: “我刚才梦见了那夜的场景,这几天,我一直压抑着自己不要想它,就当自己做了一个不太美丽的噩梦。可是,我发现我错了,我越不想它,它却越要入我的梦,时刻提醒着我。”

    顿了顿,眼睛红红的,语气有些哽咽:“尤其是,那个死在我面前的小男孩。我在想,当时如果我没有犹豫,那个男人会不会真的放过他呢?”

    “不会。”宗政墨斩钉截铁道,邪俊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恼意。

    这样一个嗜血杀戮的男人,为何要将郑媛掳走,难道只为了看他杀人吗?

    宗政墨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男人的直觉,倒觉得这个男人如此做的目的,更像是为了让郑媛记住他,永远也忘不了他。

    会是这样么?

    宗政墨眸光一暗,该死,这死女人哪招惹的烂桃花?

    郑媛呆愣了半晌,偏着脑袋,不死心地问道:“那万一呢?”

    宗政墨一把将她脑袋粗鲁地按在怀里,语气恶劣道:“死女人,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的价值了,你凭什么一句话就能让那人听你的。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你一句话,那所有的人都不用死了。”

    郑媛嘿嘿一笑,眉梢一挑,双手顺势推开宗政墨少许:“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人既然有心酿造这场惨剧,怎么可能留下活口,给别人报复他的机会,必定会斩草除根。”

    宗政墨默了默,他却留下了你这个活口,这是为什么呢?但心里却非常万幸,他留下了你。

    宗政墨若有所思,低头看着郑媛,什么也没有说,眼中渐渐升起一抹柔软的异样。

    抬头见宗政墨尤其出神地盯着她看,郑媛不自觉地吞了吞唾沫,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骇然发现自己衣服松松垮垮,一侧睡袍不知何时已经褪至锁骨下面,惹人的风景,若隐若现。

    她仰头,他低头,岂不是……一览无余?

    虽说,她的身体在他面前,已经毫无**可言。

    可这样子,看 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