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正文 第167章 醋意,畅快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唐宋宋 书名: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马背上的俊男美女,宛若一对眷侣,女子笑得欢快,男子清冷悠然,怎么看怎么碍眼。

    越看墨眸越阴鹫,宗政墨气得差点呕出一口老血,恨不得当场就将他的师兄一巴掌拍飞。

    郑媛嘴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狡猾的笑容,眼眸余光偷偷地瞄了一眼阁楼上的宗政墨,笑得越发灿烂,身体甚至无意识地往琴缺胸前靠了靠,软绵绵地倚在他身上。

    琴缺身体一僵,立即扶正了她的肩膀,清咳道:“王妃,骑马首先要坐姿端正,你不能如此重心不稳,很容易摔下马。”

    “不是,还有大神医在我身后吗?”郑媛笑嘻嘻地憋了憋小嘴,不以为意道。

    百里风月懒洋洋地躺在树上,悠闲地摇晃着金扇子,一会儿看看郑媛骑马的情况,一会儿看看宗政墨的脸色。

    暗暗叹道,幸亏本公子没答应要教郑媛学骑马,早就知道这小姑娘不安好心。

    只不过,琴缺明知郑媛的不良居心,一向清冷的大神医为何还要同她串通一气胡闹呢?

    一声嘶鸣,马蹄翻飞。

    骏马忽然撒丫子狂奔起来,猝不及防之下,郑媛的身躯猛地朝后仰去,重重地撞在琴缺胸膛上,好像有些软,琴缺忍不住闷哼一声。

    心中倏地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郑媛没来得及理清这股异样从何而来,琴缺的手陡然环上她的腰际,附在她耳边,轻声道:

    “小心!这样,师弟是不是更会醋意大发呢?”

    郑媛娇躯一震,眸中染上一抹笑意,侧头,俏皮笑道:“大神医,你挺上道的嘛。大恩不言谢!”

    “师弟占有欲极其可怕,我担心你这剂药下重了,小心适得其反。”

    郑媛微笑着摇头:“不会不会……”

    琴缺怀抱着郑媛,郑媛回头笑眯眯地望着琴缺,两人的姿势极为亲昵,看在旁人眼中相当暧昧。

    甚至于,琴缺一低头便能亲上郑媛的脸颊。

    百里风月瞬间瞪大眼睛,金扇子一抖,差点掉在地上。话说,大神医你演的也太敬业了吧。两个人的距离如此之近,这都快亲上去了。

    百里风月眼珠子一转,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定格在:难道,大神医的心上人是王妃?他喜欢郑媛?

    得出这么一个结论,百里风月贼兮兮一笑,大神医,隐藏得够深啊。

    怪不得,大神医说什么都不让他看天灯上写的心愿?

    唉,这小姑娘有什么好滴?她可是你师弟的媳妇,大神医,你千万要想开点呐,别玩火!

    反观宗政墨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地盯着说笑的两人,嗜血妖娆的红衣狂乱飞舞,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森寒犹如地狱的杀气,仿若铺开绚满无数鲜血的诡谲之道。

    管他什么师兄师弟,他只想将那双可恶的手剁掉,恨不得再在男人身上戳几个血窟窿。

    琴缺无端地打了一个寒战,心中却泛起一抹苦涩。

    “昨日下午,师弟从我这儿取走了一瓶上药,他受伤了么?”琴缺清冷地看了一眼郑媛,突然开口道。

    郑媛一怔,赫然反应过来,丢在凤鸣轩门口草丛里的那份药膏?

    他昨夜过来看她了?

    就在此时,一道凌厉阴沉的红影快速击向琴缺,琴缺心陡然一沉,堪堪搂住郑媛的身子,足尖一蹬,飞速躲避宗政墨的雷霆一击。

    宗政墨见状,凤眼一眯,声音透着一股彻底的寒意,“找死。”

    身子陡然如利剑般快速掠起,一道红光划破天际,快若闪电,招式狠辣凌厉,琴缺由于环抱着郑媛,无法正常发挥水平,眸光一闪,‘唰唰唰’地朝着宗政墨射出十枚冰魄神针。

    宗政墨目光冷冽如寒冰地射向琴缺,并不躲闪朝它飞射而来的银针,掌风裹携的力道有增无减,径直挥向琴缺。

    这根本就是两败俱伤的行为。

    琴缺躲不过他的攻击,而宗政墨也避不开琴缺的银针。

    眼看着所有的银针即将射中宗政墨,郑媛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惊叫道:“小心,你躲开。”她不想看到他受伤。

    宗政墨眼神暗了暗,依旧没有躲闪的意思。

    看着宗政墨恨不得将他拆骨剥皮的凶狠样子,琴缺无奈轻叹一声,手心一翻,在银针即将刺中宗政墨时,手中发力,突然将发射出去的冰魄神针悉数收回。

    宗政墨的掌风而至。

    与此同时,百里风月快速出手扯过琴缺疾速后退,顺势一掌将他怀中的郑媛推了出去。

    即便这样,宗政墨仍有三分的力量打在琴缺身上。

    “噗。”胸口一痛,琴缺立时瞪大清冷的眸子,顺势吐出一口鲜血。

    殷红的血液顺着嘴角往下流,清透冷淡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宗政墨伸手接过郑媛,阴鹫地盯着琴缺,冷酷无情,宣誓着绝对的占有欲。

    “小墨墨,大神医不就教郑媛骑个马么?这下倒好,还教出仇来。”百里风月小心地扶着琴缺,颇为不满地瞪了郑媛一眼。

    百里风月话落,琴缺脸色惨白,又吐出一口血来。

    “大神医,你没事吧?”郑媛一脸担忧地看向琴缺,琴缺受伤,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没事。我回去调理一下,三五天便好,你不用担心。”琴缺淡淡地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宗政墨暴戾地瞪了一眼郑媛,继而冷漠地盯着琴缺,面无表情道:“师兄,得罪了。”

    说完,宗政墨将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一声口哨。

    原先在马厩里睡大觉的汗血宝马青葱立即飞奔过来,宗政墨揽着郑媛的腰,足尖轻点,飞身掠上马背,飞驰出府,扬起一路的灰尘。

    琴缺惨然一笑,自己受了伤?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