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正文 第195章 逼迫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唐宋宋 书名: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黑压压的人群中,叶振逸如玉的眸子轻转,扫视了一圈,发现九皇叔和郑媛并不在现场,心微微凛起,一股说不清的酸涩涌上心尖。

    他努力抑制住复杂的心绪,抬眸定定地看着高台上的景帝,满心满身只剩下刻骨铭心的仇恨,但他仍旧不得不压制住。

    依礼部的流程,此次的封禅大典进行的异常顺利,中途没有出现任何差错,也没有出现任何不寻常之处,顺利地反叫景帝更加不安。

    整个封禅大典完成之后,还需在明堂殿接受群臣的朝拜,用素斋宴请百官,然后次日返回京都。qobn

    明堂殿,梵香缭绕,金鸣九鼎。

    有资格进入殿内的人按身份位阶设座,皇室宗亲以九皇叔为首,居于殿左首阶,亲贵女眷则由金屏围于右前方的独立区域,众朝臣按照文武品级左右而坐,品阶越低的人越靠后越远,四品以下的官员没有资格参宴的,便只能再殿外行过三叩九拜之礼,退出。

    须臾,景帝坐在高座,立足平稳,他的目光快速地扫过殿中每一个角落,见九皇叔一贯邪魅恣意的姿态,而他选定的太子微笑着向众大臣示意,每个人神情庄严肃穆,其中又带着臣对君的恭敬。

    景帝微微叹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今日已经过了大半,只要将剩下的时间应付完,明日一早回京,他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朝拜的流程很简单,由太子率领众朝臣分批叩拜行礼,献上贺辞,之后唱礼开宴。

    即使素斋,便不能饮酒,众人都以茶带酒。

    叶振逸下巴微微扬起,指尖轻轻转动了一圈金樽,目光飘忽不定地扫向了侧前方,薄唇微微一勾,弯成冷冽的弧度。

    在他视线的终点,正是一直微笑的太子宗政乾。

    宗政乾眸光一滞,似乎闪过一抹犹疑之色,旋即换上异常坚定的眼神。他整理了一下衣襟,在与叶振逸的目光暗暗交合后,想起母妃死的真相,狠了狠心,他慢慢地站出来,走到大殿中央的锦毯上,一下子跪在地上。

    景帝愣住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大家忍不住停下杯盏,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太子这是何意?

    高座上的景帝不由自主地放下手中的金杯,眸光一动,冷眼看着宗政乾,厉声喝道:“太子,你有何事,不妨回京都后再议?”

    “父皇,此事关系重大,儿臣思绪良久,又蒙上午封禅大典的启示,不得不告知……”

    宗政乾眸子里露出决绝之色,深呼吸一口气,高昂起下巴,“请父皇恕罪,实在是儿臣禀告之事是一件滔天的冤案,若佛祖上天有灵,保佑我国风调雨顺,国运昌隆,必不想看到有此冤案不得申诉。”

    “有什么冤情,尽管交由大理寺去追查,你这是闹哪样?”景帝龙颜大怒,眼眸如刀地盯着太子,不管何事,都不能在今日。

    开弓已经没有回头箭,当鬼门宗之人找上门与他合作时,他便已经绝了全部的退路,宗政乾不愿在如此畏畏缩缩,瞻前顾后的生活。

    太子之位既是荣耀,也是负累,他要一鸣惊人,首先得挑战父皇的权威!

    看着景帝阴沉的目光,宗政乾一咬牙,胸中的畏惧之意反而淡了不少,声音尤为洪亮,“鬼门宗便是由二十三年镇国将军赵云的后人及部将组建而成,儿臣在与鬼门宗的几次交锋中,查出整个赵氏一族以及赵家军被诬陷造反,满门抄斩,史官甚至抹杀了赵氏一族的功绩,只余下寥寥片语。”

    宗政乾话音刚落,满殿哗然,如同煮沸的油锅突然被淋了冷水一般,瞬间炸开了锅,景帝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伸手颤抖地指向宗政乾,怒不可遏:“你……你……你疯了不成,这件事已经过了二十三年,你竟然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提及,你以为朕不敢杀你么?”

    景帝不敢相信太子竟敢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大言不惭地提一场早已盖棺定论的案子。

    “当年赵氏一族骁勇善战,用兵犹如神助,守卫疆土几十年,为宗政王朝立下汗马功劳。可是,先帝却突然降了一道圣旨命令赵云率兵屠灭整个村庄数千人,赵云不从,先帝连下十三道圣旨,赵云不得不领命执行。”

    宗政乾毫不理会周遭的议论,侧头看向沈敬,道:“这件事情,想必沈大人知晓其中的缘由,当年的圣旨可是沈大人亲自传的。”

    沈敬登时吓得腿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冷汗淋漓道:“皇上明查,老臣确信没有此事,老臣更没传过什么屠村的圣旨。”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承认,事隔这么多年,太子为何揪住此事呢?

    不承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他若是承认了,那就证明赵家的事一开始就是个圈套,是一件冤案,牵扯到先帝,景帝,他只能被当作替罪羊推出去。

    “因果循环,天理昭昭。若没有当年的冤案,又为何会有现在势力庞大的鬼门宗?鬼门宗的势力需剿灭,但赵氏一族的冤案亦当澄清,还天下一个清明的盛世,不仅慰藉赵氏的亡魂,说不定还能将鬼门宗收归己用。“

    “住口!”景帝豁地拍案而起,浑身上下抖得如同筛糠一般,不顾威仪地大喊道,“来人,将太子给朕拖下去!拖下去!”

    几个禁卫面面相觑,硬着头皮走过去,手刚碰到宗政乾衣衫,被他狠厉一瞪,立时露出不敢强行动手的表情,呆呆地站在一旁。

    “赵云屠村后,连夜返回京都,不等他向先帝复命,便被人诬告私藏铁矿,意图图谋不轨。而私藏铁矿之地便是赵云屠杀的那个村庄,理所当然的,赵氏蒙受不白之冤,满门被诛杀,由赵家创立的赵家军因粮草不足,在边境交战中腹背受敌,损失惨重,更是在回程途中遭遇沈敬设下的埋伏,全军覆灭。”

    ”而且,赵家的一个女儿曾是父皇时任太子时被册封的太子妃,亦遭受牵连,被流放至死。”宗政乾顶着景帝的威压,继续道。

    这一桩秘辛往事,被宗政乾毫不留情地撕开,血淋淋地摆在景帝面前,摆在满朝文武百官之前。

    沈敬听到此处,两眼一黑,立马晕死了过去。

    宗政乾提及先帝的过错,提及沈敬,唯独没有提及景帝, 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