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正文 第200章 她已经死了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唐宋宋 书名: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小墨墨,你千万不要犯傻!若是小王妃真的在里面,也应该烧……烧焦了吧!”

    百里风月刚赶到天牢,就看见宗政墨不要命地往火场里冲,吓得桃花眼一颤,想也没想地跑上去紧紧抱住宗政墨的腰,阻止他犯傻。

    这火已经由内燃到外,火势巨猛,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天牢中那么多人,一个呼救的声音都没有。

    烧了这么久,哪里还会有活口?

    百里风月想到小王妃可能会丧生于火海,心里亦是悲痛无比,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宗政墨自寻死路。

    “滚!”宗政墨历眸泛红,盯着滚烫的火海,一掌劈在百里风月身上。

    百里风月闷哼一声,眯了眯桃花眼,双手双脚死死地抱住宗政墨,嘴角溢出鲜血,惨然道:“除非你打死本公子,否则本公子不能见你去送死!”

    此刻的宗政墨完全丧失理智,双目红如火,如血染的红衣狂肆舞动,浑身上下散发着诡谲阴戾的气势,宛若地狱中的索命鬼厉。

    “那你就去死吧。”

    右掌凝聚起黑暗之气,他全然不记得身边之人是多年好友,高扬的手掌直击百里风月的天灵盖。

    一击若中,必定难逃一死。

    宗政墨真的是下了必杀的决心。

    百里风月俊美的脸上是一贯的嬉笑,但那笑容中有了一丝龟裂,看吧,小墨墨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二十多年的朋友抵不上一个认识不到一年的女人。

    百里风月的心里多少有些心酸,常言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可是在宗政墨这儿却是,兄弟如衣服女人如手足。

    也罢,就让本公子这个朋友下去陪你的女人吧!

    百里风月轻轻阖上眼眸,须臾,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降临。

    他诧异地抬头,只见宗政墨维持着击杀他的姿势,如同僵硬一般,一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

    “我已经用冰魄神针暂时封住了他周身的穴位,令他不得动弹,两个时辰之后,会自动解开。”

    一袭紫衣的琴缺优雅飘落而至,皱眉看了一眼嘴角含血的百里风月,淡淡道。

    百里风月定定地看着琴缺冷如冰的面色,挑眉道:“谢谢你,救了本公子。”

    琴缺神色复杂地瞟了一眼僵硬不能动的宗政墨,侧头,冷漠地对百里风月说道:“我不是救你。”

    说完,琴缺抬腿准备离开。

    “你是他的师……师兄,你能不能……”百里风月叫住了琴缺,欲言又止道。qygr

    琴缺脚步一顿,打断百里风月支支吾吾的话,“我留在这里,什么忙也帮不上。师弟的事,向来都不是我这个师兄可以做主的,不管身在天牢中的平王妃是否平安,我都无能无力。”

    琴缺淡然地看了一下眼前的火海,足尖一点,纵身离去。

    百里风月神色微冷地瞄了一眼琴缺离去的方向。

    琴缺啊琴缺,你这个女人究竟有心没心?

    这段时日,你每天和本公子朝夕相处,我为何感觉两人越来越生疏呢。

    而被点了穴的宗政墨,凤眼狠戾如野兽,心痛得无法呼吸,莹白的额头上不断细密的汗珠,手指微微颤抖,正在拼尽全力,准备自行冲破穴道的束缚。

    巨大的悲愤和痛苦几乎将他吞噬,将他毁灭。

    来来往往的人提着大大小小的水桶,一桶桶地将水泼到火里。但这些水抵不上烈火燃烧的速度,杯水车薪。

    在宗政墨还未解掉穴位之前,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隆声,整个天牢的屋架轰然倒塌,火花飞溅。

    宗政墨喉头一甜,一股鲜血的味道直冲头顶,暴虐至极的眼神宛若绝境中的困兽。

    妖异的凤眼中顺势滑落一滴晶莹的泪水。

    许是老天爷感受到他巨大的悲痛,一场迟来的暴雨突袭而至,磅礴的大雨淅淅沥沥地浇灭了旺盛的火焰。

    片刻,火焰熄灭了。

    百里风月转眸瞟了一眼变成废墟的天牢,无声地叹息一声,淡淡地扫了一眼被震成内伤的青龙玄武以及朱十一。

    “好好照看你家主子,本公子先撤了。这段时日,本公子要去外地,有事没事都别找本公子。”

    看来,他必须得躲一阵子了,至少得躲到小墨墨心情平复的时候。

    雨停后,那些烧焦的尸骸,一具具地摆在地面上。由于尸体全部被烧毁得面目全非,并不好辨认。

    宗政墨邪俊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他的眼眸冷得吓人,冷得骇人。

    他异常认真地在尸骨里翻找,仔细端详了好几遍,最终立在一具略显娇小的女性骸骨旁边。

    这具难以辨认尸骨的手抓着另一具男人尸骨的手,而那个男人尸骨身边的佩剑赫然是朱雀的剑。

    而女尸手腕处带的镯子正是郑媛那日所带之物。

    宗政墨抿了抿唇,眼眸死死地盯着这具同郑媛身形差不多的骸骨,出神。

    他一言不发,面上无喜无悲,就那么怔怔地望着地上的尸骨。

    “主子,找到青竹了,她深受重伤,被人扔在天牢外面的草丛里,至今昏迷不醒。”

    朱十一毕恭毕敬地禀告,而宗政墨脸色如死灰般冷寂,仿佛不曾听到他的话一般,什么也没说。

    …………

    同样的,当叶振逸听闻郑媛命丧天牢的消息后,一个人默默地伫立在院子里,望着无边的天空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听到身后轻缓的脚步声,下意识地以为是钱石头,头也没回地问道:“你说,她真的死了么?”

    身后之人静默无言。

    叶振逸也不在意,萧索寂冷的俊脸上荡漾着飘忽不定的光影,更显得玉颜如雪。

    “可我总觉得她还没死,她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死去呢?我都还没有……”

    “你想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冷漠的声音。

    叶振逸眼神一凛,转过身,对着面如寒霜的叶振逸,尊敬道:“娘,怎么是你?”

    叶姿星冷冷地勾起唇角,语气中带着一丝冷冽的漠然,“哼,本宗对你花了数十年的心血,还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儿子,成天只知道一门心思惦记着其他男人的女人,对自己的事?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