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天大亮了,看着在我怀里熟睡着的她,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份爱恋。想起与我老婆热恋那会,我们之间的那种浓情和现在相比有什么区别呢,每一次做爱后的相依相偎,每一次高潮后的心心相贴,像过电影一样在眼前浮现。此时的感觉倒不是因为偷情而产生一种悔意,而是觉得现在的一切和当初是多么相像。

    把她平放在床上,盖好毯子,关上灯,锁好门,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拿起电话,拨一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号码。

    “你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那么亲切。

    “起床啦,是我,睡得好吗?”

    “哦,是你,睡得还行,只是你不在家这几天有点不习惯。怎么样,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今天就可以准点下班回家了。孩子好吗?醒了吗?”

    “还没呢,挺好的,就是每天晚上问我爸爸怎么不回家,然后总是再小闹一下才睡。你要是在家就好了,最起码有人能陪她玩一会儿。”

    “放心吧,今晚我一下班就回去。”

    “好,我等你一起吃饭。想你。”

    “我也是。吻你。”

    合上电话,心里一种歉意一闪而过,哎,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八点钟刚过我就来到办公室,看着来来往往的同事,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哟呵,领导,吃了吗?这么早就过来了,不再多睡一会儿。”

    同事亲切地和我打着招呼。

    “呵呵,不吃了,早点过来,是为了早一点把文件交上去,省着被别人追着要。”

    心里有点做贼心虚的一紧。

    打开电脑,把这四天来的所有的文件压缩,发到老郭的邮箱里去,再附言:老郭,工作是做完了,下次可别再这样了,要不然同学聚会的时候我们家那位又该扭你的耳朵了。哈哈。

    给自己倒一杯咖啡,拿起当天的早报浏览。

    窗外忽然下起了小雨,我走到落地窗前,打开窗子,呼吸着外面潮湿但又特别新鲜的空气。

    猛然间,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她?她怎么不到办公室而往街口走去,心里疑问的同时又带着少许的牵挂。

    “铸子,来一下。”

    老郭还是那样的大嗓门。

    ***********************************注:从本章开始,随着出场人物逐渐增多,我开始付予本文所有出场人物人名。具体如下:楼铸:远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营销管理部 副部长 前文中的我;图晴:远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营销管理部 职 员 前文中的她;老郭(郭世擎)远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兼营销管理部部长 前文中的郭部长;孙菁:暂未出场 远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营销管理部 秘书;其他人物随情节的改变出场。

    ***********************************“你他妈的,如果还在大厅广众之下这么称呼我,可别怪我真的和你没完没了。”

    关上门,我装作一脸怒气的和他闹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所有的大学同学都这么称呼我——“铸子”我也知道这表示对我个人的亲密无间,可怎么听都觉得自己象“柱子”那样的没有个性。

    “嘿嘿,省省吧你,当初,你们称呼我‘大庆’的时候,我不也认了吗!”

    老郭也知道我这纯属于半真半假,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贫着。“说真的,真是不错,我刚看完你们这四天的成果。现在看来当初我把你调过来是多么的慧眼。”

    一如既往的表扬与自我表扬。这么多年来老郭唯一没变的可能就是它了。

    接过老郭扔过来的香烟,一屁股坐在他那张老板椅上,脑袋尽量后仰,脚使劲的前伸,让自己达到舒适的最佳状态。

    点上烟,刚抽两口,呛得我分不清哪是鼻涕哪个眼泪,“你他妈的能不能不抽这种土耳其型的烟,这么大的劲,小心别把你给顶的找不着洞。”

    从和他认识那一天开始,我们之间的私下相处时就从来没有任何距离,包括彼此拿对方的老婆意淫。

    “凑合着抽吧你,当初我们一起抽‘力士’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发这劳骚。”

    老郭给自己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

    “哎,只能怨咱自己一天不如一天啊!猫王进了耗子窝,只有被收拾的份儿了。”

    我挤眉弄眼的继续贫着。“我说,忙完了这阵,你可真得放我几天假,这四天连轴转,我现在大白天都能数星星了。”

    “得了吧你,我倒是想给你放假,可他妈的谁给我放啊!星星?这几天我看你今天早上情绪最好,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吧,对你可有好处,要不然,哼。”

    老郭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你把我喊过来不是就为了和我贫吧,又有什么内幕了。”

    我就知道这小子找我肯定有事。

    老郭转过身,把百叶打开一条小缝,边看外面边说:“据我得到的内参,公司准备重组,分内贸与外贸,我们这个部门现在是内贸与外贸的重点争夺对像,也就是说,无论我们这个部门归哪个贸,我都得提升了。”

    “好啊,那我就先预祝郭总心想事成,孤家寡人喽。”

    这他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升你的,我还做我的。从兜里拿出一支烟,自顾自的抽着。

    “说正经的,现在不是贫的时候,”

    老郭一脸严肃的说,“升职对于我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多不多那十几张红票对于我来说更不是主要的了,我想的是……”

    “承包或者是自己干,”

    我把话接了过来,“是吧。”

    一边无心的附和着他所说的话,一边用鼠标随意的点着他的电脑。

    “这天下英雄,唯铸子与擎耳。”

    老郭放下百叶,转过头来,一脸的信任看着我。

    “你不是想让我去接手另一个‘贸’吧!”

    我一个激灵,停止我的无聊,看着他。

    “你丫儿的,怪不得,那万里挑一的校花能被你给一枪见红,你小子就是聪明。我就是那个意思。”

    “你先别灌我,我自己的聪明材智早在认识你之前就自我总结过了。你他妈的不是害我吧,”

    突然生起一种被别人摆布的想法,声音稍大一点,“我才到这不到一年,我凭什么让人家相信我去做另一个‘贸’的老总?老实交待,你这两天晚上是不是体力活干多了,生物钟颠倒了,这才刚上午就开始说梦话了。哪天见着大梅我一定好好说说她,实在不行买根茄子自己解决得了。”

    “滚你丫的,我跟你说真格的,”

    老郭笑骂道,“想不想做吧你,只要你想的话,能力你肯定是没问题,其他的路子,我来铺。”

    “你丫来真的,不是蒙我?”

    说实话,当老总的机会谁都不想轻易放弃,可这馅饼就那么容易砸到我头上?“你打算怎么铺这路子。”

    “你知道,这次重组是谁牵的头吗?”

    没给我任何时间去猜,“张晓雅和李诚。”

    “噢……噢……噢……”

    我拉着怪腔从老板椅上跳下来,走到老郭跟前,抬起右手,与他击一下掌,打开门,“这事就这么定了。”

    远新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最早是由两个人创办的,就是张晓雅和李诚,至于这两人在这之前是否有我们所猜测的男女关系已经不重要了,但是现在两个人闹得是水火不容。李诚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而张晓雅则负责市场销售,因为企业管理及一些我们可以想到的矛盾,这两人现在已经形同漠路。

    因为老郭的为人处世的圆滑和其性格上所表现出来的义气,李诚与老郭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而又因为老郭在任何他所认为有必要勾引的女性面前所表现出来的男人味,张晓雅一直就把老郭当成其择偶的标准。

    至于老郭与张晓雅之间是否有那些什么过了界的事情,我从来就没问过,倒不是怕他不告诉我,而是连我都觉得无聊,和我无关。但可以肯定的是,别人在张总(晓雅)那的文件过不去,换了老郭必过。

    有一次借着酒劲问老郭:你到底曾经结过几个果子?他居然郑重其事的掰着手指头数,最后伸出最中间的三个手指头说“最少,可惜都‘妻离子无’了”;第二天天亮后再去套他,他就跟我胡说八道了。

    哎,再好的朋友也有隐私,就好像我昨天这件事,我也没打算让他知道。

    回到自己的隔断,图晴还没有回来,心里没来由的有一点对她的紧张。这都九点多了,她干嘛去了?

    右手抱着左肩,左手拿着咖啡杯子,我站在窗前感受着阴雨天的清凉,脑子里还在想着刚才老郭说的事。

    准确地说它应该还是一件没谱的事,毕竟我来这个公司的时间太短了,从资历和经验来看,这个公司里至少有两个人可能获得那个让人垂涎三尺的职位。

    常易:常务副总,重点大学科班出身,远新国贸创始人之一,元老,有丰富的商务工作经验,也算是一个海归人士,在公司有相当的影响力和较熟络的人脉关系。为人和善,在与用户的交往中,亲合力是他能成功的取得客户信任的主要工具。最让公司所有人佩服的案例就是他亲手将一个德国客户从TOMIDA那里拉过来,每年公司从这个德国客户那里能得到近二百万美元的单子。

    孙菁:老郭的秘书,真是一个让我没啄磨透的女孩子。二十六岁的年纪居然在这个公司干了五年多。据老郭说,当年凭着保送重点大学的机会不要,在高考时又因为对监考老师有意见而放弃参加考试,即便如此,她所参考的四门功课的成绩与其他所谓好学生相比,会让他们有一种后悔与她一起毕业的感觉。进入社会后自学了若干门课程,一口让人感觉像母语一样流利的英语使她与客户打交道时平添了不少印象分。

    人长得本身就很漂亮,身材更没得说,据传有人曾认为她这个写字楼里最漂亮的女人。凭着女孩子特有的魅力和相当的工作能力曾经给公司拉来不少大单子客户,被李诚和张晓雅赏识但却宁愿作一个部长的秘书而且一干就是两年多。想不明白为什么。

    和这两个相比,我与他们的差距就算不是十万八千里那也不是一星半点,我想不明白老郭能用什么办法和手段能让那两个水火不容的老板在这个位置的人选上对我产生兴趣。

    哎,老郭,这小子这十几年真不容易,从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的应届毕业生到一个业内较知名的贸易公司的副总兼部长,真不知道他受了多少苦。曾经有人跟我说过关于他的这个那个的,我也从没想过找他去证实什么,最起码有一点就是和他接触这么长时间我们两人的关系一直让其他同学羡慕的要死。

    但凭这些,还不足以让我对这次的重组后人选的确定持有相当的把握,可他这次力推我的目的是什么呢?不会就因为我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么简单吧!哎,管他呢,想不明白就不想,走一步看一步,驴到坡前自有鞭。

    “嘟嘟……嘟嘟……嘟嘟……”

    这种英式电话铃总是让人有一种被追命的感觉。

    “你好!远新国贸。”

    思考这件事出了神,居然没感觉到图晴已经回到办公室了。

    “好的……我明白了……是……我一定转达。再见。”

    撂下电话,图晴抬起头来看着我,若无其事的说:“楼部长,刚才张总来电话,让你和郭部长下午一点到她办公室,有一个重要会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