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图晴的头顶在我的肩膀上,微闭着眼睛,脸上泛着潮红。右手按在我紧贴在她下阴的手背上,左手抚弄着自己另一只乳房。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而有节奏的上下起伏。

    我轻吻着她的面庞,右手从她的下体离开,左手仍停留在她一侧的乳房上。

    她的右手向后伸,一直伸到我的裤子里,抓住我的阳具,一点点轻轻地套弄着。

    “图小姐,回去吧,我们毕竟这是在工作时间。”

    虽然我与图晴已经有了与众不同的所谓同事关系,但我却无法为这种亲密而改变对她的称呼。另外的,也不能离开办公室太长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的目的是不纯的。

    她把手从我的阳具处拿开,转过头来,羞羞地看着我,低声说:“哥哥,帮我把扣子系上好吗。”

    当然是乐得从命,借着给她系扣的机会,两只手又在她那一对不算大的乳房上揉挫一会。

    她也整理好自己的外装,彼此重新检查一下,确认无任何破绽后,我们一起朝楼下走去。

    “早上到哪去了?”

    我问。

    “我醒来后,你不在,从来也没有过的那种孤单让我今早有点害怕。我赶紧穿上衣服,可又找不到内……心想干脆再买一件算了,可到了街口的商店又没开市,所以,买完药我就往回走,哪曾想回来后你又不在,又没像以前那样给我留纸条告诉我,我心里就有点难受。”

    “等等等等,你去买药,买什么药?你生病了,要紧吗?”

    我吃惊地站住,紧张的问着她。

    她抬起头看着我,一脸因为被关怀而幸福的样子。抱住我小声地说:“哥,我没事,是……是避孕药。”

    我恍然大悟,“那今天早上我要……”

    对于她,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没有说出来这句话的全部。

    “我……我就喜欢射在里面的感觉。”

    她把头埋得更深了,“还有,哥,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阿晴’,好吗?我喜欢你这样称呼我。”……

    一个上午因为忙碌的工作而显得时间过得飞快,每次偷闲中我们之间眼神的相撞,彼此会心的一笑。可能是久旱后逢了甘露,图晴显得更加妩媚而且神采奕奕。

    这中间孙菁又跑过来几遍,除了传递几份文件之外,留下一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话:“楼部长,如果单纯的从工作方面考虑,我和图晴,你选择哪个当你副手?”……

    午饭时间到了,孙菁还是一如既往的拉着图晴一起走,可这次图晴没有和她同行,借口是“早上吃得太多,想减肥”“你真的不饿吗?”

    我小声地问。

    “那到不全是,”

    她小声地回答,“主要是……下面……磨得难受,走路都疼。”

    “下午如果没有什么外出的话,就……”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笑了,她再一次的脸红。……

    下午一点,我准时出现在张总的办公室,一进门,屋里的其他人让我不由得对这个会议的目的仔细思索。

    李诚站在窗前,脸色凝重地看着外面,手里的半截香烟都快烧到手指了还浑然不觉;常易,与老郭坐在长条沙发上共同阅读着一个传真文件,从他两人的眼神上看,这个文件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更让我吃惊的是:孙菁——营销管理部的秘书——居然坐了在张总的老板台前,手里同样拿着一份文件仔细的读着。

    张总看到我进来,点点头,示意我到老郭那坐下,待我坐好后,清清嗓子,“大家都到齐了,下面开个会。”

    我坐在老郭旁边,拿起老郭正在看的文件快速的浏览一遍,大吃一惊:远新国贸在南方一个重要港口城市的分公司的老总与出纳,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内,向位于东南亚一个不知名的银行非业务电汇达500万美元,而就在二天前,这个老总与这个出纳同时失踪。现在,每天围在分公司门口追帐的多达百人,已经造成该分公司的所有工作的停滞,目前该分公司人心涣散,要求总公司急速解决。

    不用说,这个会议就是针对这个突发情况而来。

    那个分公司的老总说来与我还算相熟,快四十岁的人,在这个行业里已经做了相当长的时间,当初独闯南方,在半年之内就使分公司在当地小有名气,同时其特有的北方人的风格,南方人的思维方式又让他在商场上游刃有余。去年年底的总结会上我与其同桌,席间对我一脸的尊敬,当时就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李诚可有可能背黑锅了。这个老总是李诚一手推举的,这倒没什么,毕竟当初的那段日子里,这个老总还的确没有什么能力与工作不相配的地方。

    但问题是:远新公司所有分公司的出纳,都是由总公司亲自派往,并且均是在公司工作三年以上的老员工;唯独这个分公司的出纳是那个老总推荐,李诚同意、当地招聘、立即上岗的特例。这中间的谁是谁非,或者说有什么猫腻,就不是我这个小小的副部长所操心的啦。

    我斜靠在长条沙发的一角,跷着二郎腿,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着。

    这种事让我来干嘛?如果说我毕竟是个副部长还情有可原。那,那个孙菁干嘛来了?

    老郭用脚碰了我一下,用眼神告诉我,我现在很不严肃。

    我端正姿势,装作很用心的听着张晓雅的讲话。

    “……既然这样了,我们能否在短时间内把我们在当地的工作继续下去,同时,还要派一个精干的人去当地调查一些相应的财务问题……”

    得,这次又有的戏看了,估计李诚这次是想跑都跑不了了,哎,如果哪天我也像那个老总一样整点是是非非,那老郭可就也有的罪受了。

    可看这架势,好象都已经定好的具体人选了,那我这个副总长不是来例席个会议、举手通过这么简单吧。

    “……郭部长与楼部长两位会后讨论一下,然后定一下……”

    什么事?什么就我和老郭讨论一下,这种事我能帮什么忙?我可真是丈二的和尚了。……

    “……先这样,会后小孙与楼部长留一下,你们先回去吧。”

    听张晓雅的意思会开完了,可又把我,还有孙菁留下,这可有点让人更迷糊了。

    我站起来,看着孙菁,看着张晓雅,再看着老郭,“张总,您看,我也就是一个干具体事情的职员,这事,你还是让郭部长来吧,我还年轻。”

    我吱吱唔唔的推辞着,虽然根本就不知道会上都说了些什么,可不管怎么回事,这时候把老郭推到前面去对我只有好处没坏处。

    “楼部长,你先别推,”

    张总看着我,“快一年了,你的工作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再说了,现在还没到非常时刻,所以,你先别怕。”

    老郭从沙发上站起来,拍拍我的肩膀,意思味深长的说:“哎,这长江后浪推前浪,江湖新人换旧人啊。我们老了,是该给你们年轻人腾地方的时候了。”

    甩手离开了办公室。

    你丫的,这时老郭的后背不知能被我插多少刀子才能解恨。

    “楼部长,小孙,把你们二位留下是想单独交待点事。”

    张总把门带上,站在我们俩的后面,轻轻地说,“这次事情很蹊跷,两个月的时间里能有这么一大笔款划到国外而我们居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我多少有点怀疑,所以我想我与郭部长这次去南方的时间不会短。”

    明白了,她与老郭去南方,哈,好样的话,我们这面,就可以轻松一段时间了,山中没有老虎,哼,我……

    “但在我走的这一段时间,我希望你,”

    她看着我说,“能够把销售管理部挑起来,注意每一笔单子的细节与动向,同时,”

    她看一眼孙菁,“配合小孙,把相关的资金动向监控一下,明白了吗?”

    孙菁没有说话,可我却吃惊不小。

    我在这个单位虽然兢兢业业的做了近一年,但自认为还不是张晓雅的心腹,更别说那个成天鼻孔眼朝上的李诚了。这500万虽然不是什么大数字,但这件事在公司内的影响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不了了之,我一个这种资历的职员居然被委派这么一个任务,那些象李诚常易的老总干什么?信不过他们?不明白。

    这个孙菁,一个秘书,她为什么也被委派这种属于极度机密的工作,这是为什么?

    带着一肚子问号,我回到自己的隔断,在经过老郭的办公室的时候,我曾想与他套一下,可那个可恨的“大庆”居然在看到我的同时拿起电话装模作样,明显不想和我谈。哎……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