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我是真的累了,这已经是一周过去了,被那些没完没了的报表和文件压得我快崩了。

    当初在老郭底下的时候,从来也没有这种感觉。不说是一根烟,一杯茶,一张报纸泡半天,但也比现在安逸的很。可现在,哎,真他妈的。

    细算起来,今天是老郭和张晓雅去南方的第九天了。这九天,我一面不动声色的和李诚和常易周旋,一面对其他分公司的所有的订单进行跟踪,还得对各类款项的走向进行分析。那个叫孙菁的,好像一个甩手掌柜一样,除了每天拿着若干个财务报表给我以外,就他妈的没别的事。

    还好,我有个妹妹,有一个与我一点通的“阿晴”如果没有她,我想我可能真的是要崩了。

    这几天以来,我与图晴的关系似乎有了那次的“零距离”的接触而显得更加的融洽,不是因为肉体上(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有空闲再一次的“接触”而是我们两人之间默契,无论是工作上的配合还是言语之间的交流。

    她知道如何把一些杂乱的麻绳理顺清楚后再交给我重新整理,她知道如何把一些我无法面对的敏感的问题转给其他部门共同协调,她也知道在办公室里如何把我与她之间的亲密隐藏,她更知道如何更好的关心我。哎,我现在已经无法离开她了,最起码是在这个公司里。

    心中多少有一种感觉,恋爱的感觉。哎,这种感觉就好像“肥皂泡”一样转瞬即逝。

    你丫的老郭倒还算是有点人味,平均一天一个电话,可这一天一个电话也无非都是一些官样的问候,就昨天给我说了一句还是让我费尽思量的话:好好干,这次回去后就能定下来了。

    “哥,这两天,我看你有点打不起精神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图晴小声地对我说,“别太难为自己,尽自己能力吧。”

    “谢谢你,我会注意的。”

    我感激的回道。哎,小女人,你哪知道像我这样的成家男人的难处。现在这个社会,能找到这样的工作不容易喽。如果不是工资比较可观,我他妈的遭这个罪。……

    “楼部长,你看一下这份合同,我怎么感觉有点怪,可又说不明白。”

    图晴把一份某分公司的传真合同递给我。

    我快速的看了一遍,一个价值300万元的五金产品购货合同。从合同上,没有任何明显的疑问,但我也同意图晴的感觉。“说说看,你觉得哪怪?”

    我抬头,鼓励地看着她。

    “照理说,我们的程序是先要求买方打过来30%预付款,然后在交货的同时要求对方付清尾款,可现在对方一下子打过来200万的‘订金’,我觉得有点怪。”

    “那倒是无所谓,严格说来,如果是以订金作为概念的话还是比较正规的,它毕竟对双方都是个约束,但得好好研究一下对方需要的是什么产品了,只要我们能够保证供货,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是,我也这么认为,但我觉得怪的是,哪有一下子打这么多款而且……”

    “等一下,”

    我打断了图晴的自言自语,“你给孙菁打个电话,让她马上到我这来一下。”

    同时,我拿起电话:“市场部,你好,我是楼铸,你们帮我查一下,最近三个月以及未来三个月的期货走式以及相应的五金产品的市场行情,马上,对。”

    “财务部,我是楼铸,你现在马上把全国各分公司三个月内一次成交额达到100万以上的所有单子的合同及执行中对方的电汇银行列出明细,三十分钟后我要得到所有数据。对。”

    我拿起那个合同重新看一下,正在分析我心目中的疑问,高跟鞋的“嗒嗒”声告诉我那个孙菁正在走过来。

    “楼部长,你找我?”

    说实话,孙菁的声间听起来比阿晴要细得多,不像阿晴那样有点哑。

    “你先看一下这个,”

    我拿起那份合同递给孙菁,“这个单子是谁批的?什么时候成交的?现在结束了吗?货款全结清了吗?”

    孙菁拿着合同,走到长条沙发那陷了进去。

    靠,你这两天熬夜了还是怎么的,再怎么浓装,也挡不住你的黑眼眶;打哈欠?刚才在屋里睡觉了?指甲盖的浅粉色有点褪,这可不是你的美甲习惯;丝袜有抽线,不会吧,你大小姐就这一条袜子?

    “楼部长,这是市场部送过来的期货走势表。”

    我正在打量这个令我奇怪的女孩,图晴递过来的几张A4纸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稍稍地看了一下我所要注意的曲线,左证了我的判断。抬起头来,继续着意淫。

    “噢,这个单子我看过,上周的事情,李总批复的,就我目前得知,对方已经把电汇后的底单传真过来了,其他的我还不清楚。”

    孙菁抬起头,看着我。

    “Are you sure?一次性电汇全部的200万?”

    “那倒不全是,分四次电汇,每次50万,因为对方的开户行不具备全额电汇的能力。”

    “前后有间隔吗?”

    “两天一单。”

    正如我所料,可还不能排除我心中的顾虑。“你帮我到人力资源部查一下资料,这个单子经办的业务员个人档案及他的全部社会背景。”

    我小声地要求道,没有在意阿晴惊讶的眼神,“还有,还得麻烦你另一件事,到财务部查一下这个单子现在进行到什么地步了,不要让任何其他人发现。”

    “好的,我现在就去。”

    孙菁站起欲走。

    “不是现在,我是让你……”

    孙菁一副恍然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看着她离开我的隔断,让我有一种邻家小妹初长成的感觉。

    我不忌讳图晴,不是因为我与她的“亲密”而是基于我对自己的信任。从见到她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这个小女人是一个值得我信任的同事。更何况,她“爱”我。……

    走在这繁华的城市的街道上,看着两旁湍流不息的车流,手里还留着图晴的乳香,脑子里回忆着刚才临离开办公室前的春景。

    看着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走了,我也站了起来。

    “阿晴,不忙了,该下班了。”

    图晴抬起头看着我,收拾着写字台上杂乱的文件。我也帮着忙。这两天真是把她也忙得可以,还真有点心疼她。

    不自觉地从后面抱住她,她没有任何抵抗地倒在我的怀里。把她的衬衣的下摆从她的裙子中拿出来,打开她的纹胸的扣子,两只手交叉握住她的两只乳房,稍稍用力的揉着,亲吻着她的纤细的脖子。

    阿晴娇喘着,手向后伸,拉开我的裤带,两只手同时抓住我的阳具,一上一下的套弄。

    我把她上半身的所有的遮挡拿开,把她转过来,左手抱住她的腰,右手从裙子的下面伸进去,使劲的掐着她两半臀肉,舌头则在她两个与乳房相比不成比例的乳头上敲打着。尤其是在她那个纹着“爱”字的乳房上不停地舔着。

    阿晴激动着,把我的裤子使劲的向下拉,右手抓着我的阳具套弄,左手握着我的两个小蛋蛋,轻轻地捏着。

    我一把抱起她,把她放在办公桌上,拉下她的内裤,使劲的分开她两条腿,那个黑中透红的下体呈现在我的面前,我蹲下去,用舌头挑逗着她的敏感地带。

    “啊……啊……哥哥,我好舒服,再使点劲……啊啊……再深点,啊啊……啊……”

    把嘴从她那个美丽的地方拿开,看着一股浅白色的小溪从两条山谷中穿过,用舌头挑断那段小溪,站起来,抱着她,深深地亲吻着她的嘴。

    把她从桌子上抱下来,让她的两只手按住桌子,撩起她的裙子,那两片小巧的屁股第一次这么清晰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蹲下去,一点一点,轻轻地亲着她的屁股,逐渐靠进她的小菊花。

    她呻吟着,已经没有力气支承着自己的身体,整个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撅得高高的。

    “哥,爱我吧,……我想让你爱我……快,求你了……我……我想你……”

    站起来,右手扶住我的阳具,找到我想要找到的目标,非常轻松地就占领了阵地。

    我轻轻地活动着,不想过于快速而无法控制,但我每次都尽量让我的阳具达到她的最深处,同时也在感受着她那里的温暖。左手从侧面握着她的乳房,但是力量和下面相比要大的多。

    阿晴好像在享受着,没有刚才那样的喊叫。我躬下身子,右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她伸出舌头,与我的舌头进行着无言的对话。

    我突然受不了了,可又实在不想去控制了,放下她的头,两只手分别把着她的两片屁肉,一阵狂风暴雨一样的进攻。

    “啊……啊……好棒啊……啊……到底了……真棒……啊……真舒服……啊啊啊……啊——我随着她的最后一声喊叫,把我这几天以来对她的想念,一点不剩的都给了她。

    “哎,我问你,你的咪咪和那天相比好象有点大了,是吧?”

    我们互相给对方穿衣服,我轻轻地捏着她的乳头。

    “还说呢,都怪你。”

    阿晴用力捏着我的两小蛋蛋,害羞地依在我的怀里。……

    “有电话了,有电话了,有电话了。”

    电话钤声把我从刚才的意淫中拉了回来。

    常易?这时候他找我干什么?

    我小心地把车停在路边。

    自从张晓雅与老郭离开本市,这台A6就暂交给我保管。真是烦,无论停在哪都不放心,那自动报警的声音总是提醒我有陌生人靠近,无论我在做什么,就算是与老婆一起“进进出出”它也不闲着。

    “常总你好,我是楼铸。”

    “你好。在……哪呢?”

    电话那头的酒气顶的我喘不上气。

    “正在回家的路上,您这是……”

    “今天下午有几个客户,刚送走,有点不尽兴,想约你再乐呵……乐呵。”

    狼来了,虽然早就有所准备,可还是觉得突然。

    “嗨,您倒是早说啊,我都告诉我们家领导今晚回家吃饭了。”

    “那算了,再……有机会吧。”

    “要不我先回去打个招呼,然后……”

    尽管是不想搀和,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个老总。

    “也好,我……等你电话。”

    “那好,我一会儿联系您。在哪?”

    “游泳馆怎么样?喝得有点多,到那去解解乏。”

    “好,我一准到。”

    “对了,你游泳水平怎么样,那可深。”

    “呵,有您在,我怕什么,再怎么说您不会看着我沉下去吧。”

    “哈哈,我就喜欢你小子这么会说话。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