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十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我决定服从安排,至南方分公司就任那个主持工作的老总。如果说是舍不得这份高收入的工作,还不如说是想让自己死个明白,我倒想弄明白这是怎么一档子事。

    一年,这是我给我自己定的期限,如果在一年之内我不能在南方分公司整出点动静来,那我就干脆离开,没有任何怨言的离开远新公司;但只要我可以让总公司记住我的存在,那么……

    我不同意我老婆送我,因为我见不得她对我的依依不舍,更不想让我们家的宝贝抱着我哭。给我在这个城市中所有的同学朋友(除了老郭,因为我恨他到现在没有跟我有过任何的解释)打过电话之后,我决定悄悄地离开。我也没有通知南方分公司我的到达,因为我倒是想看看那些我还不认识的人在我不存在的情况下如何工作。

    办完了所有的登机手续,把行李办成了托运,我站在二楼的观景台上,嘴里叼着香烟,最后再看一眼这个城市。

    “哎,一年,一年后我就回来了,无论是英雄还是狗熊。”

    “柱子,”

    我身后的女声让惊奇,谁来了?

    我转过头去,一身工作装的张晓雅和孙菁的出现让我不知所措。

    “你们……”

    瞬间的无措还是被我的老练取代,“张总,孙总,您好。这么巧在这能看见二位领导,您这是……”

    不会这么巧合吧,这二位也同样是出差?

    “什么这总那总的,”

    孙菁还是改不了那种快人快语的性格,“也没什么巧不巧的,张总和我就是来送你的。”

    “送我?”

    我自嘲地笑笑,“我有什么值得您二位领导送的,一个被公司重用并送到边远山区的支边人员。”

    一周过去了,我还是解不开这个疙瘩,言语中不受控制地表现出那种阴阳怪气的口气。

    “别没完没了的,”

    孙菁打断了我的口是心非,“这都多长时间过去了,你还这副倒霉的样子,怎么像个娘们似的。”

    “你他妈……你是给我送行来的还是给我添堵来的。”

    我有点挂不住了,大老爷们,总不能让你个小丫头来数落我吧,再说了,轮也轮不上你孙菁对我指手划脚。

    “你……”

    孙菁刚要反击,被张晓雅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打断,忍忍气,站在张晓雅的身后。

    “小菁,不是说好了今天高高兴兴地来送送小楼吗,你怎么啦,怎么非要争个你死我活才算完。”

    转过头来,对着我,“小楼,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先找个地方坐坐?”

    虽然是在向我征求意见,但那种居高临下的口气不容我有任何的反对。

    看了一眼这个仅比我大不到十岁的女人,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向她要胁的资本。如果说远新公司里无论是谁,有一个算一个,能够让我在见面的时候产生敬意与惧意的,可能也只有她了。

    凭着张总的贵宾卡,我们来到机场咖啡厅的雅间里。在服务员微笑着送来我们各自所点的饮料和一张标着近两百元的结帐单之后,孙菁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USB放在茶几上。

    我看了一眼USB,没有任何的动作,我在等着张晓雅或者说是孙菁,她们想要说什么?

    “我知道你对总公司这次的人事安排有想法,”

    张晓雅打破我们的眼神上的对峙,“而且劳骚满腹,但我想应该先告诉你的是,这次安排是世擎建议的。”

    这次,就算我城府再深也不得不吃惊地看着张晓雅,你他妈的老郭,怪不得不跟我解释,原来是不敢来见我。

    “但你也别怪他,因为只有这个安排才能让远新得以暂时的平静,也可以让远新先喘口气。”

    张晓雅继续地平静地说,“你这次去南方分公司,应该说不是让你简简单单去作个驻外的大员,这个人选是世擎和我想了好几天才定下来的,同时是想让你通过你的能力,在把外围的混乱清理好之后,我们好有精力去处理一些我们想处理的事。”

    “这个USB中,有全部的南方分公司所有人员的背景资料和相关的客户资料,”

    孙菁接口道,“而且有些资料是公司的绝密文件,张姨……张总希望你能够在正式上任之前把这些资料先熟悉一下。”

    我顺手拿起USB,M公司最新款式的,超大容量,只有手掌大小,曾经在网上见过一次外形,没想到这么快我就有一个了。

    “本想在你临走之前和你好好的谈一下,但当时看你的情绪……所以,就一直拖了下来。但没想到你居然不打招呼就走,”

    说到这张晓雅笑了笑,“是挺有点个性,也正是我希望的。不过还好,世擎估计到你会这样,他给你爱人打过电话才知道你今天的飞机,要不然……”

    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知道说什么好,“是这样,我想……我想不通知南方分公司任何人,先以普通人员的身份去摸摸底……”

    “切……”

    孙菁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你以为就你最聪明,实话告诉你,你的任命和你的照片早就被别人发过去了,而且就是在宣布这件事的前一天,你当你是康熙微服私访?”

    我疑问地看着张晓雅,她拿起饮料,呷了一口,“这也就是你可能还不知道的混乱,哎,连远新公司的未定的人事安排都能传出去,更何况是一些我们的机密了。所以,”

    张晓雅一脸的正色,让我来不得半点的小视,“在你到南方这一段时间,除业务上的正常往来,你的直接上级只能是我,连世擎和小菁都不是,我可以通过他们俩向你传递一些消息,但如果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必须直接向我汇报。”

    斩钉截铁的口气让我无法提出疑问。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的疑问,”

    张晓雅看了一眼孙菁,“就比如类似我与小菁的关系,还有其他等等,”

    孙菁突然脸红红地低下头去,“所有这些你早晚都会知道的,但不能从我的口中告诉你。所以,你放心,无论出了什么事,我都会是你最信任的上司。”

    伴随着扩音器中对乘客的催促,我们三个人同时站起来。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就看你的了。”

    张晓雅的口气中充满了对我的期待与信任,“还有,我会让小菁来替你照顾你爱人还有你家的那个小宝贝,你不要担心,我相信世擎对你的了解。”

    “还有,”

    孙菁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这里有二十万,你可以随时调用,不用经过总公司的批准,也不用拿什么单据冲销……别这么看着我,这不是我的钱,是张总特批的,也就是说是张总个人的钱,以备你紧急情况下使用。”

    我看了一眼张晓雅,那种被别人信任的感激不加任何掩饰地流露出来,虽然还有许多的不解和不平衡,但这一刻我只能把那些不解与不平衡压在心底,毕竟一个公司的老总能说出这些话和做出这种事情来,也是对于我极度的信任以及对其周围人的无奈。两肋插刀是谈不上,可我现在是可以心无旁羁地离开了。

    “你对老郭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在通往登机口的路上,孙菁问道。

    “有,”

    我狠狠地说,“你回去告诉他,让他一定要好好保重,想吃什么好的赶紧吃,想玩什么好的赶紧玩,等到我回来的时候,我会让他觉得这些都是回忆。”

    站在登机口,我向那两位女士招手示意,突然,孙菁向我急摆手并向我走过来,我走到她跟前,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花样。

    “差点忘了,”

    孙菁小声地说,“那个USB有开机密码的,728office,再说一遍,728office,你还记得那天的事吗?”

    没有等我回答,孙菁红着脸跑开了,远处的张总一脸的诧异。……

    南方的秋天永远不像北方那样宜人,只不过是让我们晚上可以不用开冷气睡觉,从而觉得可以在自然中享受。

    我不想在默默无闻中死去,我选择了爆发。

    三个月内,我利用我以前的用户资源、客户资源对南方分公司的销售模式重新调整,并且也适应总公司做出内外贸易的分治,重新任命两个部门的负责人,对原有的职员在加以信任的前提下重新选择,对淘汰下来的员工通过在当地的朋友给予新的工作,从而不会给我在人员的安排及后续的工作调整中造成被动。

    一切正在进入轨道,看着三个月以来的各项指标的上涨,我知道我的头三脚算是踢出去了。

    我没有动张晓雅给我的那二十万,虽然我明知道那是她给我的补偿,我不想让别人瞧不起,我把那二十万投到了期货市场,虽然不能兴风作浪,但也是每个月略有收成,一转眼,这二十万快到三十万了。

    自从到了这,我从来没有主动给总公司的任何人打过电话,包括张晓雅,不是因为潜意识的不平衡(说心里话,这件事我心里还是放不下,因为没人跟我解释)而是不想淌混水,因为我现在从哪讲都没有那个资格去淌混水。

    我能得到一些总公司的信息的唯一方式就是阿晴,每天晚上我们(还有我老婆,当然不能让她们知道)都会在QQ上准时见面,除了她向我转述总公司的一些故事之外就是告诉我一些总公司的小道消息,对于那些没影的事,我也就是把它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但如果没有阿晴对我的鼓励与支持,我无法想象我是否还能继续做下去。

    图晴现在是老郭的行政秘书,老郭钦点的,据图晴说:老郭为这事还跟孙菁吵起来,说是精兵强将都没了,他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什么事?”

    看着电话上的来电号码,我没好气地拿起电话。

    “柱子,是我。”

    电话的那头传来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

    “知道是你,有何贵干?”

    我一副爱搭不理的口气。

    “你他妈的,都过去三个月了,你还这么不依不饶的,有完没完了你。”

    老郭有气无力的笑着。

    “得,我哪敢啊,您和孙菁,可是堂堂的老总,而且还是我的业务上的直接上司,我就算是吃了‘大庆’的胆,也不敢得罪您不是?”

    “去你妈的,少跟我来这套,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干什么!”

    “是,我一撅屁股,你他妈的就掉下来了。”

    我被我自己逗得笑了起来,“说,什么事?没什么要紧事我可扣了。”

    “别扣,有点事。”

    老郭在电话的那头较真起来,“总公司对你这三个月以来的工作成绩很满意……”

    “我这还有事,有话你赶紧说,别烦我。”

    “好好,我不罗嗦了,先说正事,下周公司财务部可能有人到你那去一趟,你做一下准备。”

    “靠,我有什么好准备的,不就是例行审核吗,来就来呗。”

    “我知道你那不会有什么事,我只是给你通个气。”

    “我这不是有什么事,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事,你小子这话说的,好说不好听!”

    “好好好,算我说的不对。你大爷的,我算是得罪你了。不过你这一走也不应该连个电话都不给一个吧,整得我隔三差五的让我们家大梅给你老婆去电话才知道你的情况。”

    “切,还是没有诚心,有本事你亲自打电话问她呀。”

    “你饶了我吧,她不吃了我才怪。就你媳妇那张嘴,打从念书的时候我就怕得不能再怕,也就只有你才能降得住她。”

    “还有什么事?”

    我特意露出不耐烦的口气。

    “你就那么不愿意和我聊会儿,自从你走了之后,我这连个贫嘴的对像都没有,你就全当是可怜可怜我怎么样。”

    “好,看在大梅的面子上,我就破个例,再和你唠十块钱的。”

    我被老郭装出的可怜相逗得有点憋不住。

    “呵,这样,我这面可能要接一个挺大的单子,瑞典的活,想从你那出去,你帮一下忙怎么样。”

    “行啊,销售额我拿一半,奖金你我二八开。”

    “你他妈的要脸不要脸了,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黑了!……”

    我没等他说完,合上电话。

    不到十秒,电话又响起来。

    “还没到时间,这十块钱还没花完呢!”

    老郭在电话那头被气得哭笑不得。

    “要不我找给你零的。”

    我无赖一样的回答着。

    “拉倒吧,算我认了,销售额一人一半,奖金也一人一半怎么样?”

    “成交,就按你说的定。”

    “这他妈的哪是我说的,这不纯粹是你逼我说的嘛。哎,遇人不淑啊。”

    虽然不是亲眼见到,但我可以感受到老郭在电话那头捶胸顿足的样子。

    “不敢,跟你学的,我要是不学点这方面,下次公司再做调整,我可能会给发配到宁骨塔去了。”

    “去你妈的,你还真是没完了。你能不能正经点。”

    “可以,你只要把那件事跟我说明白,我立刻正经。”

    “哎,我就知道你记恨我这件事。可我真不能现在就和你说,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如果你真的是为这件事跟我翻脸,我也认了,”

    老郭的情绪有点低沉下来,“但总不会把我们十几年的情谊也给断了吧。”

    “我肯定没这么想,你如果认为有必要的话,我不反对。”

    我见好就收,实际上我对老郭已经不像一开始有那么大的意见了,我也知道他有他的难处,要不然凭着我们俩的关系,他不会不告诉我的。

    “那就行,不管怎么说,我们俩还是朋友加兄弟的情谊。”

    “别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顺杆子就爬。就这两件事吗,没别的了?”

    “暂时没了,对了,下个月图晴休假,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会让她把相关的手续带给你。”

    “等会儿,图晴休假,她到我这来干什么?”

    “你不会是忘了吧,她老公在国外,她得从你那出去看她老公。”

    “我想起来了……八字还没一撇呢,到时候再说吧。”

    “别介,说着就是眼前的事了,你先做个准备,我这一旦齐活了,就全靠你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