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十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我回头一看,擦了一下冒出冷汗的额头,“你他妈的,人吓人会死人的你知道吗?”

    孙菁嘿嘿地笑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才不怕呢,更何况你要是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一个祸害。”

    “你就不能嘴上积点德,”

    我转过身去,发动车子。“我和你好像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切,深仇大恨谈不上,但我们俩的私人恩怨一时是解不开了。”

    孙菁走下车子,又从副驾驶的车门那钻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

    我转过头,度过了惊吓的思绪又回复正常。

    “怎么,你当了老总我就不能来了?”

    孙菁系好安全带,“别看我,开车,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我有点饿了,找个地方吃饭。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我发动车子,脑子也随着车轮一起转起来。她怎么来了?她来干什么?又有什么事了?

    腰部的震动告诉我有电话来了。把耳机戴上,“您好,远新国际。”

    “哥哥,是我。你看到孙菁了吗?”

    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声音。

    “看到了,她就在我旁边四脚朝天地趴着等着我打屁屁呢。”

    我没好气地回答,这小丫头,孙菁到南方分公司也不提前告诉我。肩膀上同时受到了孙菁粉拳的照顾。

    “哥哥,你别生我的气,孙菁临走时威胁我,不让我告诉你的。”

    图晴低声地说。

    “呵呵,孙总到这来我怎么能生气呢?这样的高层领导我求还求不过来呢,我不生气。”

    我言不由衷地说,看了一眼正在朝我做鬼脸的孙菁。

    “哈哈,一听你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你在生气,不管了反正她是安全地到了,回头向张总汇报一下,就轮不上我着急了。”

    图晴收了线。

    “大小姐,您老人家突然驾临敝公司,我该怎么样欢迎你啊!”

    把车开上主道,我也在盘算着该如何招待这位钦差大臣。

    照理说她来之前应该和我打个招呼,并且告诉我这次到这的目的,而按照惯例,我这个分公司的老总应该亲自到机场去迎接,可她这不声不响的,想要干什么呢?

    而且还钻到我的车子里等……对了,她是怎么进到我的车子里的?啊,我知道了,我他妈的又没锁车门。

    这辆除了嗽叭哪都有病的破捷达(编者注:对不起,不是有心的,因为我目前的这辆车就是这样,而我本人又是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所以希望这一段能让一汽的设计者有所注意)真是让我哭笑不得,动不动就抛锚不说,还总是给我一些错误的指示。

    有一次去下面的办事处,怎么听总觉着不对劲,打开机关盖一股热气上涌,可看看仪表,居然还在正常指示下。晚上锁好车,第二天早上却怎么也打不开车门,我又是踹又是跺,路边过往的行人用异样的眼光瞧着我。

    哎,这三个多月,每次只要是我开车,我就有事没事的打开水箱亲自看看水温;打开油盖,检查油位;有时干脆连车门也不锁,丢了才好呢,换台新的,也不用我掏钱。据说这一招儿我的几个前任也试过,可那些不开眼的家伙就是没看上它。

    “你就别跟我这拽了,我今天不是什么有事才到这来的,”

    孙菁把身子尽量往后靠,结结实实地伸个懒腰,“我是来休假的。”

    “休假?”

    我惊讶地从镜子里看着她道,“你不是发高烧了吧,说什么胡话呢!”

    “你才有病呢!”

    孙菁啐了我一口,“总公司那地方真不是人呆的,我有点焦头乱额了想出来散散心,张总同意了我的申请,但条件是我只能到你这来。”

    “到我这来?”

    我有点迷糊,“到我这来休假,你不是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了。”

    孙菁顺手打开车载收音机,胡乱地拨着,“张总对我说,你这最近可能需要帮忙,但她知道你的臭脾气,哼,打肿脸充胖子,打死你也不会说的,所以就想让我过来帮帮你。我又一想,到别分公司我和那些人也不认识,到这来最起码你不敢慢待我,就算我每天海吃胡闹你也不敢把我怎样,所以……”

    孙菁抬起头,一脸得意的样子,“我就来了……什么破玩意儿,怎么都是方言,一句也听不懂。”

    孙菁使劲地拍打着收音机。

    我无语,心里一阵对张晓雅知遇的感激。老郭和我十几年的交情都没看出我现在的举动,那个张晓雅就能猜出的八九不离,哎,要不怎么说一个是老板一个是打工的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告诉任何人说你老人家来了呗?”

    我问道。

    “我才不管呢,”

    孙菁撇了撇嘴,“你要是觉得无所谓你就见一个说一个;你要是觉得有必要,你就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我不介意。哎,说了这半天,你打算中午请我吃什么?”

    下午,安排好酒店,一个汉堡、一杯可乐就被我打发了的孙菁非要我陪着她去逛商场,说是走得匆忙,没想到南方这么热,想要买两件夏天的衣服。“切,什么破天气,这时候在总部我都可以穿牛仔啦!”

    我连忙以总部来人核查财务推辞,把她送到北京路路口,告诉她怎么逛,怎么回去,实在不行给我打电话云云,在她似懂非懂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她的视野之外。

    早就听图晴说过:这两个女孩,逛起商场属于腿不断誓不罢休的那种,讲起价来全然没有了白领的形象。别说我这一下午还有很多事,就算是没事我也没有那个胆和她去吆五喝六。

    打电话通知刘研,让司机小李到机场接人,同时安排好住宿和晚宴。“让财务部的王总安排具体事宜。”

    当刘研问我是否亲自接待的时候我回答说。

    我把车停在BF大厦的门口,眼睛死盯着正门,希望我的行动能有所收获。

    我一直怀疑这一阵所出现的各种情况有点问题,那个与我们合作了近三年的生产厂怎么就突然敢甩我的单子,照常理说远新给的价格是可以被接受的,不敢说统购统销,但我们也算是其绝对的大客户;而目前的这个季节应该是产销的淡季,就算是再忙,他也应该是有空间接我的订单的。这里的猫腻能在哪呢?不会是……

    突然,在大厦的门口,我看到了一个近一年多没见的、有点儿熟悉的身影,身边站着的,正是前几天在酒桌上和我拍着胸脯向我保证万无一失的生产厂的蔡老板。

    “他怎么到这来呢?难道说真是我猜中啦?”

    我寻思着。

    眼看着两个人握手寒喧的分开,我从车子里走了下来装作漫不经心的闲逛,“哟呵蔡老板,正要上去找您的,怎么?这是送客户?”

    蔡老板吃惊地望着我,不自然地干笑几声,“呵呵,哪有什么客户,一个朋友,到这……楼总,今天您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

    “你大老板一直那么忙,”

    我打着哈哈,“电话约你总是没时间,我干脆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和您对我们下一个单子的问题再面谈一下。”

    “你看楼总,”

    老滑头给我一脸的诚意,“我不是不帮你忙,而是最近实在是没有空闲。我也知道你们给我的单子都是大活,可我不能对其他用户没有信誉是不是?所以,你要是能体谅我,”

    老滑头双手抱拳,“我不胜感激。”

    “这话说得有点远了,”

    玩虚的?行,我和你一起玩,“再怎么说我也得靠您发财不是?您要是不帮我,我这个老总可真是当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嘿嘿,别这么说,”

    老滑头拿出香烟递给我一根,“我们楼总年轻有为,无论下一步走到哪都会让我们刮目相看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到我这来,只要不嫌弃我这池子里的水浅。”

    拿出打火机,也替我点上。

    多谢老郭,这风声传得真快,现在看来我的第一个计划实现了。

    “这样吧,蔡老板,无论如何您得帮我把这个难关度过去,我在这可只有您这么一个朋友,等这个关口过去了,只要是条件许可,如果您还需要,我会考虑与您共事的。”

    我伸出右手。

    “那好,咱就这么定了,”

    老滑头握住我的右手,“放心,我一直就把你当成人材,这么好的人材我求都求不到,哪能把你往外……”

    老滑头突然收了口。

    “你不上去坐坐?”

    “不了,我先走了,可能你也知道今天总公司来人查帐,我得先回去了。”

    “老弟,如果有什么缺口,给老哥我打个电话。”

    我摆摆手示意,走回到我的车子里。

    “刘研吗?你给加工厂的李老板去个电话,告诉他我明天与他签约。”

    我的一个东北同学教会我一句东北方言,“越敬你你还越歪歪腚”不是楼铸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你自己不要面子,那我就没办法了。

    “您好,远新国际!”

    “死柱子,你居然敢放我鸽子,你跑哪去了?”

    电话那头的孙菁半真半假的气着。

    “小姐啊,你可以休假,我哪行啊?”

    我没好气地说,“我这还有很多事要办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财审部的人今天来审计,那可是京官下来,得罪了人家我能吃得起吗?”

    “你少跟我来这套,你?我还不知道吗?”

    孙菁一句一顿地说,“你要是真知道怕,当初你还敢那样对我?”

    “小姐,你能不能不拿那件事说事,我可是一再和你解释过,那……”

    “得得得,我不听你的陈词滥调,是不是你自己知道。不过我可告诉你,今天晚上你可一定要陪我吃饭,否则的话,后悔这个词就是给你预备的。”

    不由分说,扣了电话。

    我无奈地摇摇头,眼睛盯着前方的路面,下个路口如果左拐那我就回公司,如果直行,可真的是向她认错了。

    “小姐,”

    我拨通了孙菁的电话,同时打着转向灯,“你先等着,我怎么着也得回去照个面不是?等我都安排好了,如果您老人家还有兴趣的话,可否赏个脸和我吃顿饭?”

    “算你小子有良心,”

    孙菁在那头乐了起来,“跟你说真格的,张总让我交待你几件事,急事。”

    “是,我的钦差大小姐。”

    我有点哭笑不得,你孙菁是我什么人,我对你还得宠着,“你在房间里先休息一会,我到大堂给你打电话。”

    ***    ***    ***    ***在酒桌上和财审部的两位过了个面,我就离开了,借口是今晚有个重要的客户。那两位倒是非常地通情达理,也没有强求我什么只是逼着我干了一杯白酒。

    刘研不知所以地看着我,我微微一笑,把这的一切都托付给了她和老王。

    我这人,如果是在屋里喝酒,应该说是没什么问题,但若是被风一吹,那可就有点晕了。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把车晃晃悠悠地开到了孙菁住的宾馆。

    “孙总,我在大堂呢,你妆化好了没有?”

    我晕忽忽地打个电话。

    “你稍等一下,我一会就好了。”

    坐在大堂的咖啡吧里,要了一杯矿泉水,力图让自己清醒一下。

    如果我没有猜错,老蔡应该是与远新公司的那个原南方分公司的老总联手了(而我看到的那个熟悉的背影就应该是那个老总)毕竟他与他在这个地方经营了若干年,有很强的人际脉落和一定的客户群体。他们想利用我对当地市场不算特别的了解的时候,逐渐吃掉远新公司在当地的根据地。并且,这当中很有可能有一些我不想说出口的,但肯定是存在的一些背景。

    小样,就防着你这一手呢?一周,就七天的时间,我就让你老蔡给我跪下。

    “啪”的一声,我的肩膀稍稍地震痛,“我说怎么就看不着你呢,原来你跑这来休闲呢!”

    我抬起头,站在我眼前的孙菁的打扮让我不禁目瞪口呆。

    上身是大开胸露背装的黑色紧身衣,下身是短得不能再短的弹力牛仔短裤,手里拎着只有巴掌大的化妆包。孙菁的身材应该说是远新公司总部最好的,穿上这一套,可就真是让我有点直流口水了。傲人的胸部原本就是抓人的眼球,再配上这么一件大开胸的紧身衣——除了不能看到的,都看到了。

    “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回过神来的我依旧是如此的调侃。

    “去哪?和你出去吃饭啊?”

    不明就理的孙菁一脸的疑问。

    “是吗,我还以为你出台呢!”

    抬起左手挡住孙菁假意的拍打,“要不就是您在这还有夜间的工作。”

    我咽了一口唾沫,“你在这穿这一套,别人就不说了你也不怕我对你产生遐想。”

    “呸。”

    装模作样恶心一下,“别臭美了,要不我怎么让你陪我出去吃饭。碰到坏人,有你替我打头阵,如果你敢使坏,哼……”

    “好好好,我打头阵。”

    我站起来,摸出车钥匙,“一会我把你直接拉到桥那头,也省着办证明了。”

    (待续)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