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十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理智?没了,一点都没有了,有几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能保持住理智的?我不知道,因为我就不是这种男人,最起码我的小弟弟就已经没有理智了;冲动?

    哪都有,我现在全身都是,两种酒精混合后的冲动在这种时候无论用多少冰块也无法压制,最强烈、最无法控制的就是我胯间的、高高跃起的、表示我的性别的象征。

    我低下头,舌头与孙菁的嘴唇相遇,感受着那里的干涸,双臂紧紧搂住孙菁,感觉着她的两只丰满的温暖,两只手在孙菁的裸露的后背上轻轻地抚摸着,下身紧紧地贴住孙菁的小腹,轻轻地摇动着我的身体,让我的兄弟先稍稍地享受异性身体的触摸。

    这小丫头可真是开放,穿了这么一件惹眼的衣服不说,而且还不穿内衣,我的双手在她的后背上可以自由的运动。右手伸进紧身衣,稍一使劲就越过她身体的另一侧,从后面握住了她丰满的右乳的下端。

    我的舌头,我的身体还有我的小弟弟同时感觉到她的身体的颤动,孙菁睁开眼睛,眼神中露出一些恐惧与羞涩,想要挣脱我的拥抱,但又转瞬即逝,重新闭上眼睛,双脚高高跷起,双手更加有力地勾住我的脖子,把双乳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前,似乎不想让我得寸近尺。

    更要命的是,我的裹在裤子里的阳具正好顶在她的私处下面,她摇摆不定的身体和紧闭的双腿让我更是无法抑制我的冲动。

    两个人的舌头已经无法避免的纠缠,孙菁生疏而又含羞的技术让我回忆起与我老婆的初吻。上身轻轻后躬,右手稍稍上抬,空出的空间一下子就把她丰满的右乳握在手里,乳头夹在食指与中指的根部,轻轻地合拢,在她一惊之间,左手顺着她的后背伸到那个穿着弹性牛仔裤的里面。呵,连内裤也没穿,大手整个覆盖住她的小巧的两片屁肉。

    孙菁没有想到我能有这么大胆的举动,收回舌头,低下头,两手按住我的肩膀,死命地挣脱我的拥抱。

    我松开孙菁,看着她略带恼怒的眼神,想要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啪”的一声,在我正在考虑下一步如何进行的时候,我的左脸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看着她欲抬又收的右手,看着她怒中带着羞的眼神,一种被戏耍的感觉油然而生。

    “你什么意思?”

    我问,左手抓住了她还举在空中不知往哪放的右手。

    “没什么意思,”

    她努力挣脱我的左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和短裤,一脸的平和,“只想告诉你,当没经过主人允许的时候,不要轻易地触动主人的宠物。”

    “你……你当我是什么?”

    我有点恼羞成怒,提高了声音的分贝数。

    “没什么,别那么激动!”

    孙菁轻描淡写地回答,口气中略带嘲笑,右手轻轻地拂过我的左脸,左手抓住我那个欲罢不能的阳具,“我一直把你当成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

    我恼怒地一把抱住孙菁,狠狠地吻着她的嘴唇,右手使劲地抓住了她紧绷的屁股,左手隔着衣服捏住她的大乳。孙菁这次倒是出乎我意外的没有反抗,好像料定我这次不会有过格的举动一样,任由我的动作一成不变,接受着我的渲泻。

    稍倾,孙菁的脑袋贴在我的肩上,两只手像刚才一样环抱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好了,柱子,不要欺负我了,你会受不了的,我也会受不了的。”

    我轻轻地吻着她裸露在外的修长白皙的脖子,还有光滑的肩膀,两只手老老实实地从后面抱住孙菁,连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能这样的从冲动变回理智。

    孙菁抬起头,温柔地看着我,眼神中所传递的信息让我熟悉,并且再一次的让我迷失。“柱子,别这样,我还有事情要说呢!”

    挣扎着从我的怀中出去。

    看着前后几分钟的时间里有着这么大反差的孙菁,我无奈地、又是无助地摇摇头,既然她没有把刚才那一瞬间当回事,那么我就更没什么了,那种求欢未成反被辱的尴尬(或者说是耻辱)也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连点儿痕迹都没留。

    一口气喝干杯子里的半杯酒,隔着桌子,拿起重新开启的红酒给孙菁倒满,再给我自己倒满,端起杯子,“来,孙总,为我们刚才的疯狂。”

    一仰而尽。

    “你别喝那么多,”

    孙菁浅尝而止,刚才的激情似乎无影无踪,“我得和你说两件事,再说了,一会儿你还得送我回去呢。”

    “得了吧,”

    我回应道,“就凭你孙大小姐今天这套装扮,还用我?走在大街上,那不得排成排地追你。”

    “切,我还看不上呢,我就让你送了,”

    孙菁呵呵地笑道,又收起笑容,正色道,“柱子,先别闹了,我和你说两件事。”

    看到孙菁的正色,我也收起了那种流氓加混蛋的扮相,正起身子,两只眼睛正视孙菁。

    “张总让我捎给你一句话和一笔钱,”

    孙菁带着酒意摸索着她的化妆包,拿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信纸,隔着桌子递给我,故作神秘地说,“这是某人让我转给你的。你先看一下。放心,我没偷看。”

    我打开那封信,冲着字迹的潦草,还有这写信的口气,一看就知道是老郭情急所写:“柱子,看到这个纸条,就说明你见到孙菁了。别他妈的臭要面子活受罪,有什么事赶紧来电话,当然,没事的时候也来电话,有一阵没和你侃个痛快了。想你,还有你老婆。哈哈哈。”

    “另:你可欠我一顿羊汤,别忘了。”

    收起那个巴掌大的方块纸,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被朋友关心的温暖。只言片语,我就知道我在老郭心目中的分量,我更知道我们这十几年的情份在我们俩人心目中的分量。哎,老郭,好兄弟,这辈子有你这么一个能够交心的,足矣。

    “还有什么事?一起说,别拖三拖四的。”

    我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让孙菁看到我藏在眼眶里的呼之欲出的液体。

    “问你一个问题,你和老郭又搞什么呢?前两天我听他说你要辞职?真的假的。”

    孙菁好奇地问。

    “你就全把它当成是真的吧!”

    我尽量忍住心里的得意。

    “切,真能装,像真的似的。”

    孙菁小声嘟囔着,不在乎被我听到的感受,呷一口红酒,“张总让我转告你,无论你最近想要做什么,你按照自己的思路做就行了,不用担心什么程序问题。”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听口气好像是你在转达‘总裁口谕’似的。”

    心里虽然很高兴,但还是受不了孙菁言语中无意间所表露的钦差大臣的口气。

    “让你听着,你就听着,你管我什么口气的。”

    孙菁没好气地回应,“再说了,我怎么算也是远新内贸公司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从级别上讲我可是你的直接上司,有意见你也得受着。”

    语气中透着少许的严厉。

    “好好好,我的孙总,我错了还不成?”

    明知道孙菁不是真的在批评我,但我还真的得注意点上下级的观念,“好男不和你斗,好男只和你操……”

    无意识的把大学时与老郭们调侃女生的顺口溜念了出来,虽然声音很小。

    孙菁好像听到最后一句,脸红红的不说话。

    远新公司的领导层虽然年龄都不大,但却有着与其他公司一样浓重的级别观(这也应该是中国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官场文化)下级与上级之间无论私交是多么的好,但在公司内部,上级永远是上级,谁也不能打破这种潜规则,否则,只能说明一个职员在与上级之间的沟通的能力上有缺陷。

    在远新总部的时候,多少我还能注意一下,因为那里只要是个人物可能就是老总级别,行为方式都要以“稳”为上。可能是因为在南方当了近四个月的土皇帝,有众星捧月之嫌,同时我力图在这里创造一个上下和谐的氛围,平时除了工作,我与这里的其他人也没有注重这些褥节,再加上刚才与孙菁那不即不离的美人在怀的接触,我还真忘了这些。

    我拿起酒杯,向孙菁示意,一口喝掉,试图打破这种对我不是特别有利的局面,“除了这些,张总还有没有别的要交待的。”

    孙菁拿起杯子,浅浅地喝了一口,“张总怕你的资金不够用,又向那个帐户中打了三十万,并且还是那句话,一切都由你做主。”

    我估计就是这么回事。今天下午,我通知小王(我的期货经纪人)准备撤资离场,他居然很惊讶,告诉我说帐号里连本带利接近八十万了,不明白我这么做的意思。听到这话,起初我还以为我的经纪人替我找了个金矿呢,后一细想不是那么回事。想来也只能是总公司给我打的款。不对,孙菁说只有三十万,“那多出的二十万是怎么回事?”

    既然都已说破,我只能向孙菁求证了。

    “老郭个人拿了十万,还有……”

    稍稍停顿一下,“还有……就是……那十万是我的。”

    声音中透着一丝的不好意思,“张总说一下子往你这打这么多款容易引起猜疑,再加上集团公司正在运作一个大项目,资金有点紧,因此这三十万分别以南方分公司下个季度的办公费及业务费用支出的。所以,这三十万你需要在一个适当的时间走个手续。”

    不得不在心中再一次佩服张晓雅了。说实话,就在两个小时以前我还在想:我手头的这点硬通货能不能解决最基本的问题呢,这现在凭空多出的五十万可真是让我这只老鼠长了翅膀。不过她就真的不怕我的失误血本无归?或者是真的出现一些让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这么说老郭的那十万棺材本,和你的那十万嫁妆钱,我可以随便花了,是吧?”

    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再气气孙菁,好让我的心里再平衡一点。

    “美的你,”

    孙菁喝了一口红酒,“老郭的钱我不管,我也管不着,我的那十万如果真那什么了,将来你就是砸锅卖铁也得还给我。”

    “靠,那么不相信我?”

    我不屑一顾地撇撇嘴,“不就那么一点钱吗,不行的话,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养你。”

    “切,你也只能盼着‘真有那么一天’了。”

    孙菁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她的化妆包,拿起酒杯,“柱子,我不知道你准备要干什么,或者说结果是什么,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只关心一件事,你若是斗不过他们,别硬撑着。”

    我站起来,端起了酒杯,无法向孙菁表述我此时的心情,“谢谢,我会的。干。”

    ……

    刚把孙菁送回到酒店的大堂门口,一道白光,一声震雷,几个雨点的下落,告诉我这次的台风已经登陆了。

    “我就不上去了。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我说道。

    孙菁看了看门外即将出现的瓢泼大雨,轻声地说,“上去陪我坐一会儿,好吗?我有点怕。”

    “不会吧,这点台风就怕了,”

    我若无其事地说,“再说我还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去碰那两个主人没有同意我去碰的宠物。”

    瞄了一眼孙菁的胸部,坏坏地笑着。

    “刚说两句就原形毕露了,”

    孙菁笑了笑,“你还有怕的时候,我还真没看出来。”

    “你没看出来的事多着呢!”

    我也呵呵地笑着,“明天上午我签个合同,下午我来找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