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十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飘 书名:办公室里的爱情故事
    “李老板,为我们即将开始的合作……”

    我举起酒杯,向生产厂的李老板示意。

    合作生产的合同签订的比较顺利。李老板的厂子因为资金及客户的原因快撑不住了,远新的介入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而我们又急需要这么一个生产厂为我们作OEM,所以,对方的报价与我们的底限基本吻合。

    三杯过后,南方人普遍酒量不高的特点又表现出来,但李老板此时尽量压制酒精催化的力量,这让我对他的克制力产生敬意。

    “李老板,出去走走,抽根烟。”

    我用眼神告诉刘研这面先交给她和小李。

    “李老板,你估计这笔单子什么时候能做完?”

    坐在酒楼阳台的沙滩椅上,享受台风大雨带来的清凉,我和李老板开始了这次不想让外人知道的谈话。

    “不好说,那得看许多外部情况了。”

    老李虽说比我年长近十岁,但因为南方水土的原因,从外表看我们俩倒像是只有两三岁的差距。

    “都有哪些外部情况?”

    “资金、原材料、人工和设备是最基本的外部情况了。”

    “人工和设备你那都是现成的,资金现在看来也没什么问题,我可以先打给你50%的合同款,原材料能有什么问题呢?”

    “楼总,我……”

    “得了,我叫你老李,你就叫我小楼吧。”

    “好,我也不客气了。”

    老李咽了口唾沫,“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目前原材料的市场价最近这两周涨得有点惊人,和两周之前相比上涨了三成,而且看行情还得涨。就因为这样,目前卖主还没有愿意主动出货的,有不少投机的想要借机会挣个差价,所以,如果我们想要准时交货,同时又想少花钱的话,最少得按目前的价买入全部的原料。”

    “你现在原材料的库存有多少?”

    “哎,现在看来我是捡个大便宜。”

    老李自我解嘲地呵呵一笑,“大上个月接个单子,我一冲动,就把生产所需的所有的原材料都买了进来,正要开始干,买方又主动把单子撤了,虽说赔我点钱,但和我积压的当时买原料的钱相比可少多了。就因为这件事我那个厂子才周转不过来的。所以,这次我存的货可以保证完成订单的5~6成,余下的,我们得抓紧时间买原料了。不瞒你说,如果我们这次不合作的话,我都想要把这点料给出了,最少也能挣个差价。”

    老李略带得意地说。

    “噢,是这样。那如果这个地区突然有10万元以上的资金进入原材料市场会出现什么情况?”

    “不好说,短期看可能有一成的回落,长期还得涨。”

    “那如果是从外面进来价值10万元或者更多的原料呢?”

    “按照现在的行情,如果一下子进来价值10万元左右的原料,那很有可能被大户吃掉,而且其后价格还会走高;但是如果再多点,价值超过如果二十万的话,那就有可能造成崩盘了。”

    “有那么明显吗?”

    我有点怀疑老李的判断。

    “这你就不算是内行了。”

    老李的口气中透着前辈应有的骄傲,“首先是这种原料的使用范围有局限性,不是每个加工厂都用它,而真正的加工厂实际上的用量也没多少,就算是价格下降个一两成,大家也不敢进那么多的货;再者,目前大家都是小批量的只进不出,所以一旦真有这种情况,行业内的那些囤货的就不好过了。不过好像谁也没有那个能力和那么多的闲钱搞到这么多货。”

    “这话怎么说?”

    “你知道这种原料本身应该是一种原辅料,它只是在加工工艺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最主要的还是其他材料,所以除了那些居心囤货的,大家主要还是做生产准备,谁都不敢用大笔的流动资金一下子吃很多的货,而只有那些有关系的、并且是居心囤货的,才有野心和魄力去做这种事。我估计现在这个城市里所有的加在一起,管他囤货还是生产准备的,也就百八十万的量。”

    “这种原辅料有替代品吗?”

    “目前肯定是没有。前一阵子听说国家化工院的那拨老学究们捣鼓出什么新型的更新换代品,但大家都没见过,谁都不敢轻意的用,呲……”

    说到这,老李轻轻一笑,“再说好像也并不便宜。”

    “哈哈哈……你现在有没有进货的渠道?”

    “有倒是有,卖家是老朋友了,他肯定会给我一点货,但价格比市场价高一成。”

    “那要是一次吃二十万的货呢?”

    “那他差不多会按市场价给我的,最差也是比市价高半成。不过小楼,你不会是也想要囤货吧。要那么多的原料可有危险。”

    “呵呵,老李,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就算是有事,那也是我整出来的。”

    我拍了拍老李的肩膀,胸有成竹地说,“你先找个库房,剩下的事我来办。但先期是你先找你的老朋友把我们这个单子所缺的那部分原料先联系一下,先不要给你的朋友打款,先给他打个招呼,我想到时候他会主动找你的。”

    “小楼,你这样做肯定有你的目的,”

    老李的口气带着点怀疑,“我也不好问什么,但我怕……”

    “没事,我说没事就没事,更何况你也不亏什么。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不过……”

    我站起来,“我希望我们今天所谈的事情就仅局限于你我二人,最少您也得先守住一个星期。”

    “你放心,我明白,这是最起码的商业准则。”

    老李也站起来,和我一同向包间走去。

    “我听说你明年打算送儿子去英国读书?”

    我搂着老李的肩膀,关心地问。

    “哎,原来是这么想的,这不,钱不凑手,正在考虑还让不让他去呢!”

    老李叹了叹气。

    “那你们家宝贝和我嫂子是什么意见?”

    “我那儿子倒真懂事,昨天还宽我的心呢,说在国内读书比在外读书轻松;你嫂子那就真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每天除了约三四个人打麻将,什么都不干,也什么都干不了。”

    口气中透着无奈,苦笑了一下……

    “你别着急老李,我估计,这次弄好了,你儿子四年的学费能够了。”

    “真的,你不是开玩笑?”

    老李站了下来,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我,一脸的不信任。

    “我们从见面到今天,加在一起不过见了三次面,”

    我正色地说,“你说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看到老李摇摇头,我接着说,“是这样吧,所以你要绝对信任我。”

    老李无语,只是走路的速度更慢了。

    就在进入包间的一瞬间,连续的闪电和轰隆隆的雷声突然来临,雨是越下越大了。……

    “小王吗?我是楼铸,”

    坐在车里,立刻打给我的期货经纪人,“昨天说的离场办完了吗?”

    “正在办,有不少手续得走。”

    电话里传来小王失望的怨气,“不明白你想干什么,有这么多的资金,你还不赶紧捞一把。”

    “呵呵,如果说我现在告诉你,我改主意了,你认为可以吗?”

    “当然可以,怎么说?”

    刚才还是失望,转眼就被兴奋取代。

    “你先告诉我现在帐上还有多少可用的资金?”

    “除了正在解套儿的五万,剩下的都能用,一共是72万多一点。”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后天早上,先用十万买一周原料的短线,我说的是后天早上;一天以后再用十万再买十天的短线,我说的是后天早上的一天以后;给我留下二十万,剩下的三十多万你这几天只要看见小批量的原料就想办法给我拿下,我说的是小批量,每次最大的成交额不能超过3万,一直把那三十多万花光为止。但是,如果从今天算起,五天之内这三十万没花完,那就买到哪算哪,你只要替我盯着行事就行了。记住,每四个小时向我汇报一下行事。记住了吗?这事成了之后,除了佣金,我另外再送你一台125。”

    “没问题,我就等着你送我的125。”……

    “老郭,是我。”

    心情有点不安,因为还不是特别的有把握。

    “柱子,你才给我打电话,我以为你忘了呢。”

    老郭流露出来的焦急再加上我的不安,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事办-得-怎-么-样了?”

    我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

    “没问题了,我都联系好了。要说咱老家的那个县真够闭塞的,一点市场信息都不抓,整个就是计划经济的遗留物……”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种因为不确定因素而带来的惊喜让我无法相信我的耳朵,更没心情听老郭唠叨。

    “我是说全部搞定了。”

    老郭一副不耐烦的口气。

    “太好了!”

    右手重重地砸在方向盘上,突如其来的喇叭声把我自己吓了一跳,“谢了。”

    “靠,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也是做个顺水人情。对了,你那不就是个原料准备吗,至于这么紧张嘛!”

    “电话里没法和你说清。有机会再和你侃。对方一次供货量能达到多少。”

    “嗯——按照现在的生产量来看,再加上库存,估计一周之内能交十五万左右的货。”

    “不够,但也差不多。你最好帮忙帮到底,对方如果一次供货量能达到二十万就是再好不过了。”

    “你他妈的想要干什么?你签了个什么单子,催货催得这么紧?”

    “大哥,帮帮忙吧!”

    我故意耍起乖来,“我们家今年的年货钱可就全在这笔单子里了。”

    “靠,你大爷的,像催命似的。好!我再问一下,尽量达到你的要求。”

    “不是尽量,而是一定要把他搞定。”

    十五分钟后,老郭的电话打了过来。

    “柱子,我问过了,对方可以按你的要求交货,但要求我们给对方加一个点的暗扣。”

    “切,还是这些国营企业厉害,别的没学会,敲竹杠倒是手到擒来。”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你货要的这么急呢。”

    “那好,你告诉他们,我认他这一个点,但必须保质保量,还有,运费对方付。”

    “那没问题,这点儿要求他们肯定会答应的。”

    “那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回头整砸了,我可唯你是问。”

    “你不是吧你,周扒皮也没你黑,我这两天就没干别的,竟他妈的折腾你这件事,我都成了你的马仔了。”

    “马仔你也是最高级的那种。”

    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得了,你就别抱冤了,谁叫咱们是哥们呢。”

    “你他妈的,别拿‘兄弟’这个词来挤兑我,记住了,算上这一次,你欠我两碗羊汤了。”

    “等我回去,我他妈的还你一锅羊汤,撑死你丫儿的。”

    “哈哈哈……”

    老郭与我在电话两头同时笑了起来。……

    “柱子,在哪呢?”

    孙菁的声音听着有点低沉。

    “在车里呢。”

    情绪好也让我有心情和孙菁贫一下。

    “我是问你到哪了。”

    孙菁没好气地说。

    “就快到了,孙总!”

    感觉到孙菁有点那个,赶紧打住我想接着贫下去的想法,“我这刚签完合同,您就不能让我喘口气。”

    “那我不管,你昨天告诉我今天来找我,你可是堂堂的总经理,说话可得算话。”

    “哎,孙总经理,”

    我多少无奈的叹口气,“您到这是带薪休假。而我呢,我可是带薪工作啊,我的孙大小姐。我什么时候能像你那样带薪休一次,那怕是产假也成啊!”

    “那好,本孙总经理现在正式宣布,你今天下午可以自由活动,但必须是在我的视线内随意活动。限你十分钟之内出现在我眼前,否则,后果自负。”

    “得得得,我去还不成吗!这下着大雨,刮着台风,你说你想让我带你到哪玩。”

    “你想带我到哪玩都行,只要不在酒店里憋着。”

    “好,那你等着,我一会就到。”……

    “刘研吗?我是楼铸。”

    “你好楼总,什么事?”

    “通知财务部的王经理,让他按照今天上午我们和老李所签合同额的50%给加工厂打款。”

    “好的,我会的。”

    “总公司财审部的人什么时候返回?”

    “看样子,今天下午再加上明天一个上午,他们就应该结束了,我想应该是明天晚上的班机吧。”

    “那好,明天中午,在望海楼订一个包间,稍大一点的,给他们送行。”

    “好的,我来办。还有别的吗?”

    “还有就是……”

    我想着如何措词,抬头看看车外,“这个鬼天气,你说到哪能解解闷?”

    “扑哧”一声,刘研轻轻地笑了笑,“您这两天也该休息一下了,我倒是建议您去南郊,今天下雨,正好看看海景,也挺心旷神怡的。”

    “呵呵,我倒是把这个地方给忘了。如果再带着女孩子去就更好了是吧?”

    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女孩子的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那这样吧,今天下午我先去探个究竟,下周末南方分公司全体人员到南郊渡假。你现在就和管理部你的那些个姐妹们好好商量一下,周末拿出一个方案来。”

    “太好了,我会的。”

    虽然口气还是那么平静,但我能感觉到刘研此时的喜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