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崛起之路-德意志崛起之路 第1867章 军人和政治 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终极侧位 书名:德意志崛起之路
    ();    当小毛奇再一次来到腓特烈大帝兵营的事后,这位德国前任总参谋长的内心深处是十分复杂的,他手中拿着德皇要求德方在内政方面站到自己一边的命令,但是任何人都知道,这个所谓的命令从某种程度上还不如说是请求!因为现在的皇帝陛下已经无法控制军官团,相反,还要获得他们的支持才可以!

    “哎,最终还要走到这一步啊。”小毛奇长叹一声。他感觉军队距离自己的期望越来越远,军队已经越来越多的介入到了政治之中,这和他叔叔老毛奇的理念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被称为“沉默者”的老毛奇是极端反对军队参与政治的,他认为军队的政治信条就是“秩序”。对于领袖的服从必须先于自身的主动性和创造性。而实际上,老毛奇也是这样做的,很少直接干预政治。

    至于后来的德国总参谋长,却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了分歧,比如说接替了老毛奇的瓦德西,这个人就是一个政治将军,十分喜欢并且善于从事政治活动,并且在搞掉俾斯麦的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被当时的德国宫廷戏称为“狐狸”。而在瓦德西之后的施里芬伯爵则又认为军队不应该干预政治,在他担任总参谋长的时候,军队的政治影响力开始全面收缩。

    可以说,在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历史上,在军人是否干政这个问题上,因为历任总参谋长的态度不同,所以总在远离政治和干涉政治之间摇摆不定。而当小毛奇继任总参谋长之后,德队在政治上的影响力变成了历史最低,因为小毛奇是他叔叔忠实的崇拜者!

    但是现在,他需要做的事情却和自己的初衷相反,他要拿着德皇的命令请求军队干涉政务站到皇帝一边。而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利益交换。

    “陛下,军队目前已经有了相当的独立性,如果您再纵容他们的话,那么一旦他们品尝到了政治权利的滋味那么就一定不会放弃!这对于帝国和您来说都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军队是君主的战刀,我们负责考虑,他们负责执行。而如果有一天,当这柄战刀有了自己的思维之后,那么他还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吗。”在临行前,小毛奇这样说道。

    “这何尝不是饮鸩止渴,但是如果没有军方的支持的话,那么我重新接手一个完整的普鲁士将是不可能的事情。相比较而言,我认为和军人一起执掌权利总比和那些社会民主党的人合作要更好一些。”德皇是这样回答小毛奇的。而当德皇下达了最终命令之后,习惯于服从的小毛奇也不再说什么了,他不再考虑皇帝陛下的意见是否正确,犹如他的叔叔一样,将遵照德皇的命令看成是自己的第一要务!

    “皇帝陛下和议会派在中央政府的最高权利上存在分歧,议会派要求帝国首相必须向议会负责。而德皇陛下要求拥有解散议会的权利。陛下认为最高决策权不应该掌握在那些反复无常的政党手中,所以,陛下需要军队方面的支持。”在简单的介绍了整个事情之后,小毛奇最后说道。

    “将最高决策权利交给议会这是不好的,因为议会本身是立法机关,如果他们同时还兼具行政功能的话,帝国内部的权利存在失衡的可能。但是同时,我们也不认为帝国全部权利集中到一个人身上是一件好事。”坐在主位上的克鲁克上将在听完了小毛奇的陈述后说道。

    “德皇陛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感觉心理有些问题。”克鲁克上将平静的话语中包含着怨恨的情绪:“小毛奇阁下,您还记得发生在1894年霍亨索伦号游艇上的那件事情吗?”

    “一群德高望重的德国老将军愁眉苦脸的坐成一排,当着外国外交官的面,威廉二世拿着一个木棒,挨个敲击他们的膝盖,做膝跳反射的实验!那些为帝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将军们被迫装作十分开心的样子,他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在口袋中捏在拳头,心中狠狠的诅咒这个暴君!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这个出自战争史研究第16期。事情是有出处的,但是克鲁克当时不一定在场。)

    “陛下有的时候确实比较极端。我代替他向各位道歉。”面对这件事情,小毛奇无话可说,实际上,在这件事情之后,小毛奇也在努力为德皇收尾。然而这件事情还是太过分了,以至于到现在,一些人都无法释怀。你可以说是私仇,但是同时,威廉二世的个人问题确实有些严重。

    实际上,威廉二世不仅仅打过老将军,甚至连大公国的继承人,萨克森科堡哥达公爵在小的时候也被德皇打过,而成年之后,威廉二世甚至还骑在了这位公爵的肚子上。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哥们还打出了国门,打向了世界,皇帝的元帅权杖就狠狠的落在了俄国弗拉基米尔大公的背上!

    可以说,除了一小撮德皇最亲近的人,或者真正的顶尖贵族,德皇的拳头和羞辱可是会落在任何人身上的。所谓有压迫就有反抗。总有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德皇的拳头!

    历史上1896年,普鲁士陆军大臣冯舍伦多夫就和德皇当众闹翻,并且私下里声称“陛下看起来不正常。”而历史上最要命的一次是1897年,这个要命不是说对于德皇被侮辱的人,同时对于德皇本人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

    在1897年2月,威廉发表了一次臭名昭著的演讲,他把俾斯麦和老毛奇说成是“走狗和侏儒”。这件事情引起了公愤!不仅仅是普鲁士,其它邦国的君主、亲王甚至是议会议员都开始怀疑德皇是不是真的应该送进精神病医院!说实话,能让这些立场本身就对立的人得出这样一个相似的结论,威廉二世作死能力也真够可以的了。

    今天两更~~~!明天三更~~~!求订阅求打赏~~~!!!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