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正文_第二千一百六十四章 谈判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梦使这时候则面带微笑,同样轻哆了一口茶水,而后她对展步笑盈盈的问道:“怎么样?”

    展步直接咧着嘴说道:“真难喝,这就是你用清晨的露珠泡出来的茶?你不会是糊弄我吧,和从野核桃里面挤出来的汁一样。”

    梦使见到展步这种表现,顿时掩着嘴轻笑了一声,对展步说道:“展步,你还真的有意思,以往我请一些人喝茶,他们就算觉得再难喝,也会恭维两句,倒是只有你说实话。”

    展步此时则苦巴着脸说道:“你又不是我老婆,我为什么要恭维你。”

    “也对哦。”梦使说了一句,然后,她就对展步问道:“难道你不怕我在茶水中下毒吗?”

    其实展步的麒麟之心一直运转,所以如果茶水中有毒的话,麒麟之心早就给展步预警了,不过展步可不想和梦使说实话。

    于是展步说道:“呵呵,以你梦使的手段,想要下毒的话,什么地方不能下毒,至于这么正大光明的下毒么?”

    梦使弯弯一笑,而后对展步说道:“我这种茶一般人可喝不到,喝完之后,要细细体会,才能理解其中的妙处,不信,你回味一下。”

    听到离莜培这么说,展步倒也不着急,而是稍稍回味了一下这苦涩茶叶的味道,很快,一种更加苦涩的感觉涌入了展步的口腔,那种感觉让展步恨不得找点辣椒狠狠的嚼一下。

    于是展步苦巴着脸对梦使说道:“我擦,有你这么折腾人的么,本来就不好喝,还让我回味,回味个屁啊,越是回味越难喝。”

    离莜培此时皱皱眉,其实她的茶真的不错,入口虽然苦涩,可是回味起来,却有一股清香徘徊,而且梦使还有一层身份与品茶有关,她的茶道即便是放到国际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以她的技巧泡出来的茶,怎么可能回味苦涩?

    而她为展步所泡的这种茶有一种特殊的名字,名叫涩泽,初期一阵苦涩之后,那种特殊的清香回味会特别悠长,在天遁神教内部,最喜欢她这种茶叶的人莫过于符使张悬之。

    正是因为此茶,梦使才是唯一能和张悬之说上话的人。

    虽然张悬之同样为天遁神教的八部首之一,但是张悬之的地位极其特殊,能与张悬之说上话,对梦使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茶,告诉了展步如何去品,他竟然还是品不出滋味,这让离莜培有点不解,因为展步不像那种故意把好说坏的人,他的表情不似作伪,所以看到展步这种表情,离莜培不由的有点挫败感。

    于是离莜培有些不开心的说道:“如果这茶入不了你的眼,那你尝尝我其他的茶叶,还有一种……”

    展步此时则急忙挥挥手打断了离莜培,直接说道:“别别别,您的茶艺我已经领教过了,真不想再领教第二次,当小白鼠的滋味不好受。”

    离莜培愣愣的看着展步一阵无语,感情展步以为自己的是个爱好茶艺的菜鸟,在拿他当小白鼠呢,撇开自己天遁神教八部首的身份不说,拿出自己在品茶界的地位来,非吓死他不可。

    不过既然展步不想再喝自己的茶,离莜培也不再多说话,而是对展步说道:“喝了我的茶,展步,你也应该有所表示吧?”

    展步听到离莜培的话不由翻了个白眼,对她说道:“你不会是觉得,我喝了你杯口味不怎么样的茶水,就要把那张图给你吧?”

    离莜培则一笑:“不是给我啊,我可以买,你开价吧,钱对我来说是小意思,你要是要宝物,法器什么的,也可以,反正只要你给我那张图,一切都好谈。”

    展步此时笑了一声,而后对离莜培说道:“把我困在这里,然后再谈,这叫一切都好谈吗?”

    离莜培则笑道:“你说笑了,我这哪里是困你,分明是请你喝杯茶而已么。”

    展步这时候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而后对离莜培问道:“对了,我想知道,你要这幅图究竟做什么?”

    离莜培见到展步这么问,她顿时笑道:“既然你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给我不是正好么?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上次在那个古墓,恐怕你也费了不少力气,只要你开价,价格绝对包你满意。”

    听到离莜培这句话,展步明白了,看来离莜培虽然猜到了那张残图在自己的手里,不过她却并没有太过深入的了解自己。

    或许,在离莜培的心目中,她只是以为展步是个盗墓的,所以离莜培才把自己困在这里,和自己谈价格。

    展步想明白了这一点,他顿时一笑,既然离莜培认为自己是个盗墓的,认为展步会见钱眼开,那么展步倒不妨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商人。

    此时展步假装不是太满意,脸上露出了一个勉为其难的表情,而后对离莜培说道:“呵呵,如果不知道这东西的具体用处,我怎么开价?万一被你坑了,那我以后不是要后悔死,这种生意,你觉得我会做吗?呵呵……”

    离莜培则摊摊手,对展步笑道:“展先生,您看,你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何必太过较真呢,如果您怕卖便宜了,那你开个价,尽管往你认为的天价上开就行,我不是太在乎钱,当然,您也要有足够的诚意才行,您要是让我给您摘个月亮下来,那就是摆明了不想谈了。”

    展步此时则沉吟了一下,而后对离莜培说道:“也就是说,这东西很值钱喽?”

    离莜培此时则眼睛一弯,对展步笑道:“当然很有价值,不过对无关之人来说,这东西代表的是灾难,对我来说,则是无价之宝,展先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展步听到离莜培这么说,顿时无所谓的撇撇嘴,而后对离莜培说道:“不就是怀璧其罪么,至于说的那么隐晦么,要不是这东西,你会来找我么?”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