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作品正文 第二千九百五十八章 说克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魏琪见到展步说不收她的卦金,她顿时对展步说道:“那好,不要钱你也要详细给我解答一下,行吗?我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展

    步既然答应了魏琪帮她看,那肯定就把她当自己的客户对待,不会敷衍她。

    于是展步点头说道:“可以啊,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你放心,我是好人,不会骗你的。”

    “你说这话,我怎么感觉怪怪的?”魏琪看向展步的眼神中有些莫名其妙,她感觉自己完全摸不透展步的想法。

    而展步此时则说道:“想问什么就快说,你老琢磨我做什么?”魏

    琪见到展步这么说,于是她稍稍沉默了一下,然后对展步问道:“你真的是通过相胸,看出我舅舅有牢狱之灾的?”展

    步见到魏琪终于说正事,于是展步直接说道:“当然。”

    魏琪这时候非常谨慎的说道:“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相胸的原理,恕我愚钝,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说过相胸术,虽然我相信风水相术,但是相胸术我一时间不能接受,我能不能知道,你凭借什么相胸的?或者说,相胸的原理是什么?”展

    步此时轻笑了一声,想不到,魏琪在发现了自己真的能看相之后,她的态度一下子恭敬了许多,不再那么居高临下,而是多了几分谦逊,想必刚刚自己那一句话,已经把魏琪给震住了。

    于是展步对她解释道:“你可以这么理解,这是一种堪舆和人体结合而产生的相法,将人体看作山川大势,观察形状而洞察过往与未来,其实是一种相法的交融与演变,但并非凭空臆想出来的。”魏

    琪虽然不太懂这方面,不过既然展步给出了解释,她就点点头,然后她对展步说道:“那你刚刚说,我克舅舅?”

    展步点点头,然后说道:“从胸型上可以看出来,你的胸型某些方面并不好,依照相胸的理论,克舅舅无疑,所以我才说,当你的胸型开始发育的时候,你的舅舅会有牢狱之灾。”魏

    琪此时皱皱眉,然后对展步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我舅舅家败落,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吗?是因为我克舅舅,舅舅才有了一场牢狱之灾?”展

    步这时候直接说道:“这个你就想多了,你这个克,虽然有那么点原因,但远远说不上主因,只能说稍稍有一部分你的原因。”“

    也就是说,还是有我的原因?”魏琪对展步问道。展

    步此时点点头,直接说道:“一点原因都没有是不可能的,当然,更多的可能,只是一些擦边的原因,或者是一些诱因,你并非主因。”

    “你能不能说的仔细一点?”魏琪对展步问道。

    此时展步想了想,然后对魏琪说道:“这种克,体现在你的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征兆,并非说因为你的胸型这样导致了你舅舅坐牢,而是因为你舅舅坐牢,而这个坐牢又与你有一点点关系,所以呢,会在你的身上表现出一些征兆,明白了吗?”魏

    琪听完展步的话之后,有些理解了展步的意思,于是她点点头,神色中有些忧郁,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个人沉默了起来。

    实际上,展步倒也不是安慰她,风水学上所谓的‘克’,许多时候并非事情的原因,而只是一种表象。

    例如展步和师傅游历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男孩子,他的掌心本来好好的,结果某段时间却生了一颗痣,于是他请老道去看。

    老道说这颗痣是克兄的,在他身上发现了这颗痣,说明他的兄长可能会有意外。不过那个弟弟不怎么相信,结果不长时间之后,他哥哥淹死了。后

    来那个弟弟找到老道,和老道哭诉,说当初如果心狠一点,把那颗痣挖掉,或许自己的哥哥就不会死了。

    不过老道却告诉他,其实虽然说那颗痣克他的兄长,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哥哥自己阳寿已尽,和他这颗痣没有太大的关系,而这颗痣之所以生在他身上,是因为他哥哥的死,可能他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一种推动的角色而已。事

    实上,他哥哥的死,的确与他稍稍有点关系,这哥俩个在同一个单位工作,那一天,弟弟有事,早下班走了,但是车间里还有些活没有做完,于是他让哥哥替他加工完一些零件再走。他

    哥哥答应了他之后,稍稍加了加班,下班晚了,结果在下班的途中出车祸死了。

    这件事其实无论怎么算,都和他弟弟无关,但是从风水学上严格说起来,如果不是这个弟弟让他哥哥加班,或许就能把那个意外给避过去了,所以在他弟弟身上会出现了一颗克兄的痣。

    但实际上,也是那个哥哥本身就有劫,他弟弟只是一个引子而已,就算没有他弟弟的事情,他阳寿已尽,到了那个时辰也会出事,如此而已。

    而像面前的魏琪,虽然魏琪没有说,但是既然她的胸型上面克舅舅,那么一方面可以说,她舅舅命里就有牢狱之灾,而另一方面也可以说,魏琪舅舅的牢狱之灾,应该和魏琪稍稍有点关系,但并不直接。

    当然,也有其他种类的正克,例如一个人眼皮下面有双泪痣,这种人克上司,也就是说,谁当了他的上司,他就会克谁,这种克就是比较凶的克,是与生俱来的,但是这种人却极为少见。

    魏琪在想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对展步说道:“真想不到,你竟然还真有两下子。”

    展步见到魏琪不再考虑她舅舅的这件事,于是展步继续对魏琪说道:“至于其他琐碎的事情,我就不想多说了,想必你也不愿意我再揭露你的伤疤。”

    魏琪见到展步这么说,她顿时对展步问道:“你还看出其他的来了?”展

    步此时轻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当然,我说过,你敢让我给你看相,那就等于把自己脱光了让我看,一点秘密都不会有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