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作品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章 索要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展步熔炼先天蜥蜴蛊的时候,施展的是卦炼丹阵,这阵法的名字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却非常粗犷,引来地火之后就是一顿烧烤,实打实的瞎炼。本

    来展步以为不会成丹,但是后来在熔炼先天蜥蜴蛊的时候,展步感受到了灵气内蕴,不再无度的逸散,这就说明,肯定有丹结成,所以那时候展步就上了心,只是一开始为了得到先天本源,展步没有去动而已。

    现在,先天本源已经被幽后吸收,展步自然来到了那一小堆灰烬前,打算看看究竟有没有成丹。

    虽然卦炼丹阵并没有撤走,但是阵法已经停止了作用,灰烬的温度早就降了下来,于是展步轻轻蹲下身子,把一小堆灰烬抚开,然后,一堆麻雀蛋大小的丹药就出现在了展步的面前。丹

    药很多,看起来几十颗甚至上百颗,一粒粒堆积在那里,不过,这些丹看起来朴实无华,一个个黑不溜秋,甚至还有些不规则,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丹。

    说实话,展步看到这些丹药是有些失望的,原本展步还想着,是不是会发生什么异象呢,毕竟,这可是用先天蜥蜴蛊的肉身熔炼的丹药,先天蜥蜴蛊的肉本身都快比得上高级丹药了,将先天蜥蜴蛊的肉熔炼成了丹药,怎么也应该光华万丈吧。然

    而事实却是,这些丹药至少视觉效果很差,一点都没有光彩夺目。

    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是,一想到这丹药是炼化了先天蜥蜴蛊的肉身,经过了地火那么高的温度熔炼而成,展步还是觉得,这些丹药肯定不简单。此

    时幽后也跟了过来,当她见到这几颗丹药的时候,幽后顿时一脸古怪的说道:“咦?真的形成丹药了么,可是为什么你的这些丹药一点点药香都没有,闻起来不像丹药啊。”展

    步对这些丹药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见到幽后这么说,他顿时不满意的说道:“不懂不要胡说道,这叫丹华内敛,下品的丹药成丹之后,才会不断的散发药香,好像孔雀开屏卖弄一样,实际上,那种散发药香的丹药,会不断的流逝药效,比我的差远了。”幽

    后听到展步的说法,顿时不以为然的撇撇嘴,然后对展步说道:“你就不要光做美meng了,你看看你这丹药,一个个歪瓜裂枣,这卖相太寒颤了,我估计,你这东西拿去拍卖,一个出价的都没有,送我我都不要。”

    展步则很不高兴,虽然这东西的卖相的确不好,但也不至于给都不要吧?于

    是展步随手拿起一颗丹丸,这东西看上去如一颗不规则的卵石,他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才对展步说道:“这叫天物不显,宝丹自晦,故意掩盖了自身的光华,不让人把它吃掉,哈哈,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绝对是无上宝药。”

    幽后显然很不赞同展步的想法,于是她用一种很怀疑的语气对展步问道:“是这样吗?我怎么感觉,这些东西黑不溜秋的,像是孩子用泥巴搓的球。”

    展步见到幽后一直不认可这种丹药,展步顿时黑着脸说道:“滚!这可是用先天蜥蜴蛊肉身熔炼的宝药,用地火熬炼而成,还泥巴球,让你说的怪恶心,这绝对是好东西。”幽

    后也不再和展步斗嘴,而是很警惕的对展步说道:“你确定这东西有用?别不是宝丹,是毒药吧,再说了,连丹方都没有,你就乱炼,你知道它有什么用?”展

    步此时想了想,然后大大咧咧的说道:“放心好了,先天蜥蜴蛊浑身是宝,它的肉身中充满了灵力,这些丹药肯定与灵力有关,就算炼不成什么有用的东西,但也不至于炼出毒来。”

    一边说着,展步一边仔细打量这丹药,同时放在鼻子底下闻,一副打算自己试药的样子。

    而幽后见到展步的动作,顿时对展步说道:“我擦,你不会想自己试试吧?我告诉你,东西不能乱吃,不然吃出了毛病,乐子就大了,那可是先天蜥蜴蛊留下的东西,万一有毒,恐怕只有同级别的宝物才能解。”展

    步此时则嘿嘿一笑,对幽后说道:“那是,我怎么能以身试毒。”

    说完之后,展步看了看旁边的坤阵,这时候坤阵内的气运之争早就分出了胜负,里面不再雾蒙蒙的一片,魏琪完全被压制住了,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此时坐落在坤阵阵脚处的那个小泥人,看起来则很精神,它不知何时换了一个姿态,本来小泥人很粗糙,两手是低垂的。可是现在,这小泥人的一只手竟然抬了起来,它指着地上的魏琪,颇有一种镇压的姿态。而

    地上的魏琪则很凄惨,她看上去好像趴在地上,但仔细看,她竟然是朝着那小泥人的方向跪拜,只是她身在坤阵内,承受了很大的重力,所以全身都着地了,看上去好像趴在地上一样。

    既然最重要的先天本源已经被幽后吸收,那么就不需要压制魏琪了。于

    是展步走到了坤阵的旁边,将小泥人给拿走,同时放开了自身的气息,让整个山势的气运之力重新加持到自己的身上,这时候小泥人自动解体,而展步则有了一种很舒服的感受。气

    运之力虽然不像灵力,但一旦气运加身,其实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受。此

    时展步将整个困龙阵完全撤掉,这时候趴在地上一直不能动弹的魏琪则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不过她的眼睛依旧发直,直勾勾的盯着展步手中的丹药。

    但是,她似乎感受到了展步很危险,竟然没有直接去展步的手中抢夺,而是伸出了手,做了一个想要动作。

    虽然魏琪是在索要,而且语气发直,好像很强势,可她的眼睛竟然不敢与展步对视,好像非常害怕展步一样。

    展步此时一阵奇怪,难道说,小泥人的气运之力压制到魏琪之后,魏琪从心底已经对自己怕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