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卷 第三千六百二十七章 徐致远的办法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展步这时候才对几个人说道:“现在你们明白了吧,那朵云不是反射了煞,而是操控了煞,有那冤魂的恨意,那些煞足以刺向魏家。只是,那一对儿小姐弟太无辜了,到死他们都以为是魏家人那么对他们。”

    “他们太卑劣了,连鬼都骗。”魏曦说道。

    而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不做声的徐致远忽然说道:“我见过这几个人!”

    “你说什么?”展步惊讶的看向了徐致远。此

    时徐致远说道:“没错,我见过这几个人,这几个做人皮鼓的人,我见过!”

    “在什么地方?”魏承昆急忙对徐致远问道,紧接着魏承昆说道:“只要被我抓到他们,我要把他们的手脚都砍去,鼻子耳朵也削平,我要把这几个畜生弄成人棍。”

    徐致远此时则皱着眉仔细思索,许久之后他才说道:“这几个人在乌巷街出现过!几个月前,我去那边吃丸子,这几个人么,正在调戏一个女孩子,当时我只感觉他们身上有些煞气,也没有多想,现在回忆一下,就是这几个人,想不到他们竟然做人皮鼓。”

    魏承昆听到徐致远的话,他顿时神色一冷:“乌巷街?这可是柳家的地盘,嗯,我现在就去把人抓来。”

    “慢着!”展步和徐致远同时出声。

    魏承昆此时则不解的问道:“如果能找到做人皮鼓的人,然后让他们把事情解释清楚,那股阴煞不就不会针对魏家了么?而且我们也就赢了这一场比试。”

    展步此时则摇摇头,然后说道:“没有那么简单的。”

    徐致远此时也说道:“虽然我们都非常恨那几个做人皮鼓的家伙,但他们不过是一些喽啰而已,抓来无用,而且冤魂已经形成,就算我们能够抓到杀这女子的人,也难以改变鬼魂心中的执念,所以抓那几个人,只是为民除害,对这个风水局用处不大,你不要浪费精力去抓人,还是先解决这个风水局再说。”

    “没用?”魏承昆惊讶,在他想来,只要把事情解释清楚,魏家就没事了。

    但展步此时也点头,而后说道:“不错,鬼是很难劝的,特别是这种带着误会死亡,而且还凝出煞气的鬼,就算你把真相完全的抛给她看,她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鬼只相信她死前看到的那一幕。”

    见到展步这么说,魏承昆顿时放起来现在去抓人的打算,他知道,展步现在的目标应该是如何破局,而不是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

    展步几个人很快就回到了魏家客厅,然后众人拿来一张地图。

    这时候徐致远拿了一支笔,他要给展步分析一下当前的情况,此时他把几个关键点标出来之后,徐致远便说道:“展步,我先给你分析一下情况,然后你再自己做决定。”

    展步此时点点头,然后说道:“您先来。”

    这时候徐致远把笔指向了鬼谷,然后对展步说道:“这个局的关键就是那把枪,然后就是一个精妙的弹道设计,所以如果我们想要破局,就要从关键的地方入手,要么破坏掉煞源,要么把它的弹道给破坏,魏家搬迁是不可能的。”

    一边说着,徐致远一边在几个关键的地方画圈。

    画完几个圈之后,徐致远说道:“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这个鬼谷朝向石壁方向的这个谷口给堵上,但这不是个小工程,填一个谷口,且不说需要动用多么大的人力物力,单单时间上就来不及,三天不可能把谷口堵上,所以这个方案否决!”

    紧接着,徐致远指了指那面峭壁,然后说道:“本来么,如果破这个风水局,最好办的就是在这面峭壁上做文章,只要在这峭壁上凿出一些风水图案,就能让这峭壁失去反煞的作用,但问题是现在和人家比斗,不能去这么破坏峭壁,所以这个方案也不行!”

    此时徐致远在峭壁方向又画了个大大的叉号。

    然后徐致远指了指峭壁和山谷之间,紧接着徐致远说道:“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截断峭壁和鬼谷之间的煞路,但这个问题就和堵谷口一样,工程肯定浩大无比,这个煞的强度不小,普通的风水林根本挡不住那股煞气,大型的挡煞工程,你自己也应该清楚有多难建设,三天的时间不够。”

    说完这些,徐致远又划了一个叉号。

    紧接着徐致远又指向电厂与魏家的这条线,此时徐致远说道:“那么还是老问题,咱们没有办法动别人的风水建筑,那个小阴阳宅咱们不能动,至于让煞在空中偏离方向,我想了一下,这个更困难。”

    说完这句话,徐致远又在电厂附近画了一个叉。

    最终,徐致远的笔落在了魏家,此时徐致远对展步笑道:“看到了么,最终我们想要破这个局,只能在魏家动手,把这个煞给挡住。”

    展步听到徐致远的话之后,他顿时撇嘴说道:“您老说的容易,煞来自天空,覆盖了整个魏家,难道我能在三天之内,给魏家加一个乌龟壳么?”

    徐致远此时瞪眼对展步说道:“你这是什么话!你自己想想,除了在魏家动手,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相对来说,在魏家动手最简单,因为在这里你遇到的煞最弱。”

    其实展步知道,徐致远的话完全正确,不从其他方面考虑,单单考虑煞的强度,在魏家防御也是最简单的手段。

    因为那种煞在经过长途跋涉之后,强度必然下降了无数倍,在半路拦截子弹容易,还是在末尾拦截子弹容易,谁都明白如何取舍。

    但展步并不想那么被动的防御,这时候展步思索了一下说道:“光防御不行,既然是风水斗,如果一味的防守,肯定处处被动,到时候破不掉整个煞路,没准天道就判我输了。”

    徐致远的想法显然和展步不同,此时徐致远撇嘴说道:“你要是能把整个魏家给护持的滴水不漏,天道只会判对方输。乌龟壳虽然不好听,但在风水中绝对是最无赖的办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