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无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展步其实明白江森的心思,既然听到了那几句卦辞,展步对朱若愚表示感谢,那就表示卦辞的意思应该是吉利词,江森不过是想要几句吉祥话罢了。

    不过……

    展步环视了所有人一眼,然后对江森说道:“呵呵,虽然卦辞在那里,但是对象不同,卦辞的解法就不同,你真的想要让我说说你的事情?我觉得,有些东西还是给你保密一下比较好。”

    汪森根本不信展步真能说出点什么,他只是觉得朱教授说了句难解的古言,恰好被展步蒙对了而已,无非是几句吉祥话,于是梗着脖子说道:“你说就行,大丈夫光明磊落,万事皆可对人言,没什么好隐藏的,我就不信你这个年纪真的能算出点真东西来。”

    “呵呵,真的?”展步一脸的坏笑,如果不提这句爻辞还好,一提这句爻辞,汪森就等于是动了测字的念头,展步结合汪森的面相,然后再根据这句卦辞,看出来的东西可就太多了,随意都能找到汪森的痛楚。

    而汪森冷哼:“不用故弄玄虚,我倒要看看,你能解出个什么。”

    窦彤也觉得纳闷,看展步和朱若愚的表现,那句爻辞的意思应该是不错,为什么展步却一脸坏笑?

    展步轻轻一笑:“好啊,那我就给你说道说道,对你来说,那句爻辞究竟是什么意思。”

    听到展步的话,朱若愚一脸的好奇,他是国学教授,只是懂卦辞的意思和寓意而已,但是算命先生怎么利用卦辞来解卦,他还真不知道。此时他倒是想听听展步究竟怎么用卦辞来给汪森算命。

    展步随意的说道:“所谓田有禽,对正在拼搏的人来说,那是前程路上有猎物,需要奋勇搏击,全力拼杀,有所收获。但是对你这种只会窝里斗的人来说意义就简单多了,禽就是鸡啊。依照卦辞的意思么,说的好听,你现在是在追求一个风尘女子。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你现在正在追一只鸡,对吧。”

    听到这句话,汪森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他没有想到展步竟然一下子把这么私密的东西说了出来,急忙否认道:“你不要含血喷人,胡说八道。”

    展步笑了一下:“呵呵,我还没说完呢,你着急什么?我不是已经问过你了么,要不要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你也同意了啊。”

    “一派胡言”汪森脸色铁青,他是有老婆的,这件事怎么可以公之于众。

    而其他几个代表看到汪森的脸色则一副了然的样子,如果展步说错了,汪森肯定先讥讽展步,而不是着急否认,再看看汪森目光闪烁,顿时知道展步是说对了。

    而朱若愚则目瞪口呆,易经的爻辞,可以这么用么?

    窦彤哈哈一笑:“想不到汪代表人老心不老么,不知道这件事贵妇人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没有的事这纯属捕风捉影”汪森怒道。

    而朱若愚却非常感兴趣的对展步问道:“你的解释倒是很有意思,那么另外两句呢?”

    展步呵呵一笑:“不同的爻辞,不同的境地,对不同的人解释都不相同,关键要因地制宜,灵活变通,才能算准。”

    接着,展步对汪森说道:“所谓利执言,对一般人来说,就是让人放心大胆的进言,提意见,但是对你来说,利的意思可就完全变味了,这个利,是伤害的意思,而能够对你执言者,必然是你亲近的人,所以说,你因为这个鸡,还把劝你和她分手的人伤害了,这人应该是你多年的挚友吧,呵呵,人到了这个岁数还见色忘友,你做人也做到家了。”

    “胡说八道”汪森此时眼色通红,他万万没有想到,随意的一句爻辞,竟然一字一玄机,每一句都好像是专门针对他而写的,此时他知道,展步绝对是一个算命解字的高手

    而窦彤则一脸的恍然:“我明白了,我说前几天我让郑鹏去找你……”

    “住口,我们之间闹翻了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他以前欠了我的钱没有还我”汪森急忙狡辩道。

    听到汪森的狡辩,此时不少股东代表都暗自摇了摇头,郑鹏这个人不少人都很熟悉,为人虽然滑头,但是人品绝对没问题,看来这一条又被展步说对了。

    此时,所有的股东代表看向展步都忍不住暗自心惊,这人才多大,怎么会这么厉害,这些东西听上去很浅显,但是直接能根据卦辞断命的人,只怕全国也找不出几个吧?而窦彤更是美目连连,展步的表现太出乎她的预料了。

    “那么无咎的意思呢?”朱若愚非常感兴趣的问道。

    展步此时对着汪森微微一笑,目光中泛着一种同情:“所谓无咎,是要结合第一句田有禽来看的,禽,自然可以衍化为鸟类,那么咎就是鸠,在古代,这是一种小型的鸟类,古语中有鹊巢鸠占一说,所以我猜测,你现在住的房子,应该不是你自己的,而是你老婆前任老公的,也就是说,其实你的老婆是二婚,对吗?”

    这一点,汪森无法否认,因为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此时他的心绪稍微缓和了一点,然后说道:“算你猜对了。”

    展步微微一笑:“呵呵,我还没说完呢,可是你要知道,你所占的卦辞可是无鸠也就是说,虽然占了巢穴,却没有自己的后代,所以,呵呵,你家里的那个儿子,不是你亲生的,有空去做下亲子鉴定吧,省的小小的斑鸠,却帮杜鹃养了儿子……”

    展步从汪森的面相上自然能够看出来,汪森脸上的子女宫其实是有一个儿子的,只是比较模糊而已,此时汪森“借了”朱若愚的一句爻辞,立刻就让展步明白了怎么回事,所以展步才会结合卦辞断定汪森的儿子不是亲生的。

    此时,汪森脸色忽然一阵灰败,整个人像是忽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瘫坐在了椅子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