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解梦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窦彤伯母却摇摇头:“去找过啊,还是你大伯陪我找的呢,可是找到那户人家的时候,人家已经搬家了,你知道,那时候送人儿女,人家怕养大了再要回去,其实都是故意躲着送出的户,巴不得一辈子不要有来往,所以虽然我们多方打探,可是最终却没打探出来。”

    展步也点了点头,要个十三岁的女儿,人家不可能那么放心,相信窦彤的伯母恐怕也体会到了人家那户的苦衷,没有继续寻究下去。

    然后,窦彤的伯母有些泪眼婆娑:“我母亲临死的时候,就有两个愿望,一个就是让我找到自己的妹妹,看看这些年她究竟活的怎么样,上坟的时候告诉她老人家一声。另一个就是,我父亲在我不大的时候就外出,从那之后就一直杳无音信,只怕早就离世了,她希望能够找到父亲的尸骨,送回老家,入土为安。”

    窦彤听到伯母的话一阵皱眉:“伯母,这事,恐怕也太难了吧,您与妹妹分开应该有接近四十年了,那时候您和大伯都找不到,四十年过去,更是沧海变迁,物是人非,这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至于找您的父亲,那就更难了”

    杨局长此时喝了两杯酒,很自然的就把这事当成了需要警察帮忙找人的范畴,也说道:“是很难,你把你妹妹的名字跟我说一下,我或许可以通过公安系统帮你查查,至少能缩小点搜素范围。”

    窦彤伯母却一阵苦笑:“什么名字啊,妹妹给了人家,名字还不是人家重新取一个,我怎么可能知道她现在叫什么。”

    杨局长脸色一阵无奈:“这样就太难了,这种情况找人,根本就不可能么,连名字都不知道,不要说四五十年没有联络,就是五年没联络,再找人,也难上加难,这种案子我们警察局也没办法。”

    窦彤的伯母低声说道:“我知道这很难,可是不难的话,我不是早就找到了么,所以才会求先生帮我看看,我今生还有希望完成母亲的夙愿么。”

    她说的很保守,并没有提太过非分的要求,没有让展步帮她找人,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连个名字都没有,比去大海里捞针还难,因为大海里捞针,至少知道里面有个针不是么。

    其实她只是想问问,自己还有没有可能找到妹妹,以及有没有希望找到自己父亲的尸骨。如果展步说没有希望,她也能心安一点,如果展步说有希望,那她心里还有个盼头。

    展步知道,这恐怕不仅仅是她妈妈的夙愿,也是窦彤伯母心中的念想,她是那种很守旧,很注重亲情的女人,肯定非常挂念自己的妹妹,对祖宗香火也很敬重。

    展步仔细看了一会,细细分辨她胸部的各种气代表的意思,然后微微掐算了一下说道:“你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妹妹,实际上,你与您的妹妹应该很快就能见面。”

    “真的吗?”窦彤的伯母忽然惊喜的问道,她其实原本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却想不到展步竟然告诉她,很快就能和妹妹见面

    展步点了点头,他看的很清楚,那些断线的日子已经差不多走完了,剩下的两个人关系又交融在了一起,这就说明,她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妹妹。于是展步很肯定的说道:“依照我的推算,或许就在这几天就能找到,你的妹妹,就在这滨阳市”

    “什么?怎么会那么巧?”窦彤不可思议的问道,连窦彤伯母和杨局长都有点不可思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展步笑着点了点头:“伯母之所以来到滨阳市,就是为了来见她妹妹的,虽然表面上是被窦建兵说动来劝校长,但实际上则是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指引,借了窦建兵的嘴,把伯母引到这里来与妹妹见面。”

    窦彤有些狐疑:“真的有这么悬乎?”

    展步一笑:“这种千里有缘一线牵的说法,指的可不仅仅是姻缘,许多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好的,只不过凡俗人读不透其中的奥妙,对伯母来说,这一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见到自己失散四十几年的妹妹。”

    窦彤的伯母这时候急忙点点头:“我相信,我相信,因为最近这段时间,我真的经常梦到小时候和妹妹在一起玩耍的情形,以前的时候都没有做过这种梦。”

    梦?展步微微点了点头,虽然大多数梦境都有些无厘头,大部分梦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这些梦境大多做过后就忘记了。但是有些梦的确会预示什么,这些梦给人的感觉会非常真实,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记。

    越是这样真实的梦境,就就越是关键,越是能预示吉凶祸福,解梦,解的也是这种印象深刻难忘的梦,至于那种吃顿饭就忘没影的梦,不值得解释。

    于是展步问道:“那你具体都能梦到什么?或许寻找你的妹妹,需要在这上面找到线索。”

    窦彤的伯母听到展步的话之后急忙说道:“嗯,最近有一个奇怪的梦,总是绕在我的心头,我梦见和妹妹一起去田间抓泥鳅,但是却一下子出来好几条水蛇,追着妹妹咬,然后妹妹使劲跑,一个劲的哭,却总是甩不掉,我光着急也没办法……”

    梦见被水蛇咬?展步皱眉,其实女人梦见蛇有很多预示,有些可能是健康出问题,因为蛇属阴寒。也有些则预示着交好运,能发财,因为水蛇也代表了财气。当然,梦见别人被蛇咬,解法则更多。

    解梦可不是简单的梦见什么就直接一下子说出代表什么,这需要非常详细的问询才能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展步问道:“那么你还记得是几条蛇吗?说的越详细越好。”

    窦彤伯母皱了皱眉:“应该是好几条,我只记得好多蛇都去咬她,可是却偏偏仿佛没有看到我一样,就是各种各样的水蛇。”

    展步一皱眉,其实,蛇的数量不同,代表的意思也不同,不过她却没有记清楚究竟是几条蛇,于是展步转而问道:“那么蛇的颜色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