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算出结果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窦彤的伯母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其中有一条蛇是红黑相间的,咬的最凶,嘴上还带着血。旁边有几条青蛇,一边追一边咬,但是好像还一边与这红黑的打架,总之非常混乱。”

    此时,杨局长和窦彤也感兴趣起来,放下了筷子,仔细听听展步会怎么解释这个奇怪的梦境,因为他们有时候也做梦,偶尔自己也会解梦玩,此时想听听展步究竟是如何解梦的。

    展步看到几个人的目光都停在自己脸上,于是笑了一下:“那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你能不能回忆出,妹妹逃跑的方向是什么方向?”

    “我想一下……”窦彤的伯母陷入了沉思,同时半是回忆,半是喃喃自语的说道:“那块水田,应该是老房子的东面,妹妹被蛇追之后,应该是往家的方向逃跑,这样的话,应该是朝着西方走……对,就是朝西走”

    听到这里,展步一惊,然后说道:“我明白了,你的妹妹现在应该是生病了,因为蛇主阴寒,往西跑,那在梦中是家的方向,是归所的意思,病人的归所应该是在医院,说明你的妹妹现在一定是在医院,好几条蛇的话,应该不是小病。”

    接着展步说道:“而且蛇也代表了子嗣,如果女人怀抱蛇的话,那就说明要怀孕。但是被后面的蛇咬,那则说明,后辈中有不孝之人,红黑相间的蛇,一般指妇人,不是女儿就是儿媳。这样算的话,应该是因为你妹妹的病,有不孝的儿女在闹事,此时你妹妹家里,应该很不平静。”

    听到展步有鼻子有眼的话,窦彤伯母一惊:“那我妹妹不会有危险吧,儿女不孝?算算年龄,我妹妹现在的确该有儿有女,也一大把岁数了,如果儿女不孝不管她,那她可怎么办……”

    一边说着,窦彤伯母一边又那手绢擦眼角,然后对展步说道:“先生,我求您给我指个路,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我妹妹吧。”

    窦彤也对展步期望的说道:“对啊弟弟,你看伯母这事情都记挂了大半生了,你要是真的能看出点什么,那就帮帮伯母吧。”

    展步点了点头:“你放心,既然是被我遇上了,那我肯定帮你帮到底。”

    杨局长也说道:“呵呵,老弟都算出是在住院了,那范围就小多了,我也可以让警局里给你们排查一下,这不是多大的事情。”

    “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窦彤伯母眼睛一亮说道。

    展步此时又问道:“那么你们老家房子是不是带院子的那种?院子的门口朝向哪里呢?”

    窦彤伯母急忙说道:“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农村老家地多,的确是那种带院子的住宅,大门朝向东南,篱笆门。”

    展步点了点头,然后对杨局长说道:“那就麻烦杨局长找人帮她查一下吧,看看滨阳市的医院,正门朝向东南的,前两天有没有老太太住进去,家里不是很和睦的那种重点查一下。”

    “好嘞”杨局长是个风风火火的性格,急忙拨打电话。

    而窦彤则一脸的古怪:“弟弟,你可不要骗人,怎么老家门口朝向东南,老人家住院就会在朝东南的医院?这明显不对啊,我的老家门口还朝正东呢,难道我每次要是生了病,还一定在朝正东的医院住院啊?”

    窦彤伯母不满意的瞪了窦彤一眼:“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哪有诅咒自己住院的”

    杨局长听到窦彤这么说,也一愣:“对啊老弟,这种说法是不是有点牵强了?”

    展步呵呵一笑:“一点都不牵强,大多数人住院的确不可能这么巧,但是他们住院也不会有人替他们做这种梦啊,既然伯母梦到了老家,那才与老家有关,并不是只要住院,就都与老家有关。”

    展步这么一说,几个人才明白了过来,杨局长也不再废话,急忙找人查一下,这种大门朝向东南的医院在滨阳市不会太多。

    杨局长打完电话之后,窦彤伯母心情这才开朗了点,对窦彤说道:“等下吃完了饭啊,你陪我去买点补品,都四十多年没见小妹了,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窦彤笑道:“伯母,您还没见到人呢,谁知道能不能找到啊,我还是觉得这事有点悬,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你这孩子,就不能说点吉利话”窦彤伯母脸色一板说道。

    窦彤吐了吐舌头:“好好好,等下我陪着您去买东西。”然后她看向展步:“你也陪着我们去,万一我们扑个空,你可别想跑。”

    虽然窦彤觉得展步的相术很准,但是却真的不是很敢相信这件事,人家四十几年都找不到,你吃顿饭的功夫就发现人就在周围,这不靠谱

    这时候,窦彤伯母又对展步问道:“那我父亲的事情,您能看出点什么端倪吗?”

    展步刚才就已经给她看过,早就知道她会这么问,于是对她说道:“你父亲的情况只怕很特殊,大概不到四十岁就死了,客死他乡,我现在只能算出来,你父亲的死与水有关,但是究竟怎么回事,这太难探查了。”

    一个人周围的气,所显示的大多都是一个人自己的所有经历,或者将要发生的事情,亲人的一些经历虽然略有显示,但是非常的笼统,不可能太过详尽。

    所以,对窦彤伯母妹妹的推演,解梦远比观察窦彤伯母身上的气来的详尽。

    而像这种寻找尸骨的事情,则更是麻烦,如果展步真的较真,倒也有办法,但是却太费时间和力气了,所以展步才说比较难做到。

    窦彤伯母也知道,这件事的难度远比找妹妹高很多,能够知道自己父亲死的时间就已经非常难得了,她此时心中挂念最多的还是妹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展步暗暗把这件事记了下来,或许以后会偶然帮到她。许多时候,找人这种事情讲求的是个机缘,一方面需要有真本事的先生,另一方也是最重要的方面,就在于当事人的命数和修行。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