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邪木雕纹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听到展步的话,所有人都点点头,商止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也无法抵赖,他刚刚的确是把陈墨当成了护身符,料定展步不会伤及陈墨,所以才会劝展步认输。

    陈墨则哼了一声,表示对商止的不满,为了赢,竟然拿自己当靶子,商止这一次真是做到家了。

    展步看到商止面无表情,于是说道:“我不能伤陈墨,我又不想认输,所以我才想了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商止问道。

    展步这时候一笑:“我是一个风水师,但是我更是一个相胸师啊,胸也分阴阳,也符合五行八卦,陈墨的胸型原本为墨韵承轩胸,而她所对立的胸型……”

    展步一通解释之后,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而商止更是瞪大眼:“相胸师?”

    商伯飞此时深吸了一口气,他调查过展步,自然知道展步的确是相胸师,不由对商止说道:“小叔,他的确是相胸师,而且听说还很厉害。”

    而操场上不少人听到展步的解释之后则都充满了不可思议,许多人觉得展步的话很荒诞,胸也能相吗?不过看到展步的战果之后,这些怀疑的人又闭嘴了,的确,如果展步在信口雌黄的话,那一地的碎木人又实实在在的在那里。

    陈墨此时则低着头,脸色一阵阵的发红,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卉则低声哼了一句:“这次原谅你!”

    此时商止见到展步已经把事情澄清,于是说道:“那好,这一局就算平局,你是和伯飞同时走出的圈子。”

    “嘘……”

    在商止说完之后,操场上爆发出一阵的嘘声,这一场,所有人都看出谁高谁低了,这样竟然还好意思说平局,商止也算脸皮够厚了。

    展步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已经赢了一局,三局两胜,第二局平局,至少自己无论如何都输不了,而且两个人倒是差不多同时出的圈子,依照之前预定的规则,也不能说商止什么。

    展步于是说道:“那好,就算平局好了,第三局比什么?”

    商止见到展步没有拖延,于是哼了一声:“第三局比邪木雕纹。”

    邪木雕纹?展步一愣,不太明白商止的意思,这时候展步不由回头望了李木匠一眼,李木匠则一笑,往前走了几步,而后说道:“我们不比邪木雕纹。”

    听到李木匠的话,几个人都一愣,展步以前明明说好了,一切依照商伯飞的规则来,怎么忽然李木匠说不比邪木雕纹,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商伯飞冷笑了一声:“这个你说了可不算,展步早就说好了,依照我的规则来比试,如果不比邪木雕纹,那你们直接认输就行了。”

    展步也不太明白李木匠的意思,不由把目光投向了李木匠。

    而李木匠则呵呵一笑,对商止说道:“邪木雕纹是你们公输一脉的比法,说白了,不过就是在一些木头上刻写下害人的雕纹,比试一些害人谋命的肮脏技巧罢了,这些东西,我们可不比。”

    商伯飞还想再说话,商止却一挥手止住了商伯飞的话,然后他忽然脸色凝重的盯着李木匠,上下打量。

    李木匠一笑,竟然从腰间解下一条宽大的腰带,而后盘坐在了地上,把腰带立起来盘成了一个圆形,紧接着就地捡起了不少虎头匣爆碎时产生的木屑,散乱的分布在腰带圈成的空间里。

    忽然之间,展步竟然从那不足一米见方的空间里,感受到了一股肃杀之气,有一种风雨欲来,大兵压境的感觉。

    “这是什么?”商伯飞不解的对商止问道。

    商止没有回答商伯飞,只是盯着李木匠说道:“你是墨家一脉的人!”

    “不错!”李木匠笑着说道:“怎么,面对我,还要斗邪木雕纹吗?”

    听到李木匠的话,商伯飞也浑身一震,明白了李木匠为什么会说不比邪木雕纹。邪木雕纹是匠门三局中的第三局,一般来说,是比斗木匠对阴阳纹的理解,在特殊的木头上面雕刻不同的阴阳纹,可以起到莫测的作用。

    不过此时却不能这么比了,邪木雕纹是鲁班一脉内斗的比法,其实这个东西素来被人所不齿,因为这个东西一般来说是为了害人用的,例如古时候做房子,主家会要木匠做房梁,如果木工嫌弃主家待遇不好,或者与主家闹矛盾,那么就会在房梁上刻下阴阳纹,轻则主家睡觉的时候,房顶上一直有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传来,重则会有人在这房梁上上吊而死。

    再有就是一些刻在大门上的雕纹,如果刻个散财纹的话,让主家的财富往外流,那么主家的气运很快就会颓败,邪木雕纹比的就是这些东西,所以素来木工比这个,不太愿意让人旁观。

    再有就是邪木雕纹太过小家子气,会被墨门的人嘲笑。

    如果有墨家子弟在,那么匠门三局的第三局则是攻防演练,这是从两派诞生伊始就存在的比法,关乎两派的荣耀,不会改变。

    在历史上,墨子曾经与鲁班进行过这样一场比试,当时强盛的楚国想要攻伐弱小的宋国,墨子劝说楚王不要攻打宋国,并且告诉楚王,攻必败。

    楚王不信,他仗着鲁班给他设计的攻城器械,称自己无往而不利,为了劝服楚王,墨子直接与鲁宾在楚王面前进行了一次演练,当时的墨子解下自己的皮带,弯作弧形,向着公输,算是城。

    而后取来几十片木片,便是守城的器具。

    公输班也是手持木片,他们俩各自拿着木片,像下棋一般,开始斗起来了,彼此之间攻防有度,让楚王仿佛看见千军万马在攻伐一般。

    当时的鲁班出尽了办法,后来不止用完了手中的木片,连身上携带的一些神异木具都用上了,可是依旧拿墨子没有办法。

    因为依照当时大楚的国力,可以比宋国多十倍的兵力,所以鲁班整整攻了九次,可是都没有攻入墨子的城池,最终他只能把木片丢在地上,承认即便是十倍兵力,自己也攻不入墨子所守的城。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