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委屈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展步听到苏卉竟然让自己吃馒头,顿时不乐意了,这不是欺负人么,客厅里满满一桌子菜,自己的馋虫都被勾起来了,却让自己啃干馒头,做人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于是展步虎着脸,对苏卉说道:你什么意思?还不让我吃饭了是不是?

    苏卉却根本不怕展步,一看展步虎着脸,顿时说道:怎么,你还造反了是不是?还想吓唬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和小辣椒以为你完成了任务,所以才弄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这本来是奖励你的。可是你倒好,一个字都没有写,你丫还想吃好的,做梦吧!有馒头吃就不错了。

    其实,苏卉之所以恼怒,主要是因为输了和陈墨的赌注,本来陈墨和苏卉之间就一直有竞争关系,好不容易打个赌,把赌注压在展步身上,指望着展步能让自己赢一次,也在陈墨面前给自己长长脸,可是这货倒好,一个字都没写,害自己输了赌注,所以现在苏卉是怎么看展步怎么可恨。

    展步这时候则一阵蛋疼,他并不知道苏卉是因为输了和陈墨的赌注而生气,只是觉得自己很委屈,自己明明也努力了一下午好不好?

    于是展步说道:不行,我就要吃好吃的,我一下午虽然没有写字,可是我真的努力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苏卉白了展步一眼:苦劳?我看你是努力打飞机了吧!

    一边说着,苏卉还一边打量陈墨的房间,冷笑的哼道:哎呀环境不错啊,闻着陈大美女的体香,再翻两件陈大美女的小内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生的龌龊事。

    展步这时候更加郁闷了,妈蛋不带这么冤枉人的,于是展步大喝道:你怎么能这么说!

    苏卉则寸步不让:怎么?你还委屈了是不是?

    展步这时候大翻白眼,妈蛋能不委屈吗?就算做过这样的事情,那也不能承认,更何况自己没有做过,自己怎么能胡乱认。要是承认了在陈墨房间打飞机,以后自己在这里就没法抬起头了。

    陈墨这时候也一脸的纠结,她也没法说,都是女人,知道女人一旦故意不讲道理,你说什么都没有用,苏卉明显是把赌注输了的气撒在展步身上,自己要是替展步说话,恐怕苏卉会更过分。

    这时候苏卉的眼珠一转,对展步说道:那你证明,你在陈墨的房间里面没有打飞机。

    展步这时候脸色发苦,尼玛的这怎么证明?于是展步苦巴着脸说道:咱能不能讲点道理?我冤枉啊!

    冤枉,那你就吃馒头吧!一边说着,苏卉一边拉着小辣椒和陈墨:走,咱们去吃大餐去。

    展步也明白,女人这种动物不会永远和你讲道理,偶尔发发脾气,即便自己没有错,那也要忍,有句话说的好,老婆永远是对的。生活中的磕磕绊绊要是没有点容忍心,那就过不下去了,不过展步看到她们三个真的要甩下自己去吃大餐,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委屈。

    苏卉看到展步一脸的委屈,不由心情大好,有男朋友就是好,自己不开心了可以欺负欺负男朋友,于是苏卉说道:别一副委屈样,像个男人一样,去吃馒头吧!

    噗!陈墨笑出了声,不过她可没打算帮展步,这是人家苏卉小两口的事情,她不适合多说话。

    而小辣椒则调皮的说道:班长,除非你能证明你没打飞机,你是冤枉的,你很委屈,否则,你就吃馒头吧。哦对了,冰箱里还有白糖,你可以吃馒头沾白糖,其实也挺好吃,我小时候就还喜欢。

    苏卉这时候也说道:嗯对,如果你实在吃不下去,你可以蹲我们旁边看我们的菜,看一眼吃一口,这样就有胃口了,不过不许多看,怕把你噎着。

    这时候展步真的欲哭无泪,看来今天自己真的要守着大餐吃馒头了。于是展步直接拿出宣纸,在上面写了大大的两个字委屈!

    展步一边写,手还一边左右晃动,写的字歪歪曲曲,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在那里无声的哭泣一样。

    然后,展步把字拿起来,对苏卉说道:你看,我有多委屈

    看到展步写的这两个大字,苏卉直接发飙了,这两个字写的还真是委屈啊,远远看去仿佛一个人被冤枉而瑟瑟发抖,却不敢申辩一样,那小模样看上去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感情展步这是在嘲讽自己呢。

    于是苏卉大吼道:你丫的还会卖萌了是不是?你看看你写的什么?丑死了!那是毛笔字吗?说画不是画说字不是字,你现在就是欠抽!

    苏卉现在真的好气,这货愣了一下午,一个字没有憋出来,倒是嘲讽卖萌有一套,这怎么能惯他?

    于是苏卉大吼道:你还浪费宣纸是不是?你这个二货,这东西是让你写成语用的,你写这么两个大字,一张宣纸就浪费了,你知不知道一张宣纸多少钱?你丫忘了自己是个穷光蛋了?今天晚饭你别吃了,扣你两个馒头。

    展步这时候只能装可怜,对苏卉哀号道:不要啊,馒头都要扣,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这时候展步真的有点后悔了,原本展步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情,逗趣一下苏卉,却想不到一下子引来了苏卉的怒火,于是展步吓得不再说话了,家有母老虎,何其悲剧。

    此时展步心里暗暗发誓,现在也就是还没拿下苏卉而已,只能暂时忍耐。等什么时候自己把她剥个精光,彻底拿下,看自己不把她收拾的夜夜求饶!

    苏卉看展步的委屈样子,不由却越说越气:你有这种心思怎么就不放在正路上!你这不是会写字么?一边说着,苏卉一边要伸手就要去抓展步写的这一副字,想要撕掉。

    苏卉这边骂的起劲,可是却没有注意到,陈墨的眼睛却死死盯在展步写的那两个大字上面,目光再也挪不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