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酉阳的挽留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展步看出陈墨不想多事,于是和苏卉一起点点头,准备离开画展。

    苏卉和展步分两头,绕着回廊通知所有的学生,陈墨则来到商伯飞这边,通知商伯飞准备离开:表哥,其实我们已经参观的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商伯飞听到陈墨喊他,于是也点点头,其实他本来还想和大师多说两句话,刷一下存在感的,不过既然陈墨打算走,他也只能离开。

    酉阳这时候也看到了陈墨,顿时眼睛一亮,忍不住上下打量。

    虽然酉阳把巡回展当成了他的猎艳之旅,不过猎到的大多都是一些什么都不懂,却假装很文艺的庸俗女人,像陈墨这种有气质的女孩子,那真是太少了。

    虽然在大都市,有些女人也有特殊的气质,不过那种人大多二十五六岁,见识多,酉阳想忽悠也没那个本事。

    陈墨看上去也就十岁,气质脸蛋比自己以前见过的女人都要好,而且还那么小,一看就是没出社会的大学生,在他心里,这种小女生最好糊弄,这要是错过了,酉阳觉得自己会后悔好几年的。

    这时候竟然听陈墨说要离开,哪能那么快就走啊?

    于是酉阳急忙说道:先不忙,对了,我听说你们是为了参加什么大赛,所以来参观的,想要激发创作灵感,对不对?

    酉阳对大学生书画大赛的事情并不知情,因为里面的评委都是这方面的顶级人物,不是说会装疯卖傻,搞奇葩,搞另类就能当评委,没有真本事,人家根本不会通知。所以酉阳对这个书画大赛毫不知情,只是听工作人员大略提了一下。

    陈墨听到酉阳问自己,于是点头说道:没错,我们是希望看看这个画展有没有激发大家灵感的东西,现在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有些东西需要整理,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之后,陈墨就打算离开,陈墨也不傻,酉阳一个眼神,就让陈墨感觉到不舒服,显然这个人的心里有邪念,所以陈墨不打算和他墨迹。

    这时候酉阳急忙说道:慢慢,不要走么灵感这种东西,过了可就没了,你们这么草草回去,恐怕在画展上诞生的灵感,做做汽车走走路就忘了,你们学艺术的,应该有过这种感觉吧?

    陈墨不可置否的点点头,的确,有些时候觉得一下子有一个很好的想法,可是当时没有纸笔,记录不下来。可是等自己有纸笔的时候,努力回忆那时候的想法,却很悲剧的发现,那些东西就只在自己的脑海里存在一瞬间,再想回忆当时的那种意境想法或者感觉,却怎么都回忆不起来,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很痛苦的感觉。

    看到陈墨点头,酉阳急忙说道:既然这样,你们不妨在这里直接作画,把得到的灵感记录下来,这样的话,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对吧?

    这样可以吗?不少同学听到酉阳的提议,显得很心动。

    陈墨这时候也很心动,因为她刚刚在看那幅油画的时候,的确心里有一种想法,她刚刚仿佛沉迷在一个美妙的梦境里面,想迫不及待的把这种感觉记录下来 ,这也是陈墨想快些离开这里的缘由。

    此时听到酉阳竟然说可以在这里作画,陈墨自然有些意动,不过这里毕竟是画展,其实没有多少给人作画的空间,而且时间已经到了十点,恐怕很快就会有其他的人来参观,在这里作画,恐怕不太合适。

    酉阳看出陈墨疑虑,急忙说道:如果你们有什么灵感的话,那直接在这里作画就行,我让工作人员给你们单独弄出点空间,再弄一张桌子来,笔和纸我们这边都准备的很充足,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也会在这里现场作画或写字。

    酉阳说的倒是实情,现场的工作人员听到酉阳的话,也急忙说道:没错,有些时候,老师们万一有什么想法,都会在这里现场作画,如果你们有灵感,想要试一下的话,我们可以腾出空间。

    这时候不少学生眼中露出兴奋的表情,陈墨这时候也想留下来,于是点点头。

    看到陈墨点头,酉阳自然心里高兴,而范琪这时候则忍不住嘲笑道:还灵感呢,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不过是一群小学生而已,要临摹的话,就拍个照回去比着画去。这是画展,里面都是大师级的作品,人家主办方的笔和纸都是给大师们现场作画用的,我劝你们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酉阳看这个女人又想搞事,不由脸色一黑,暗骂这个女人真没眼力价,没看自己在想办法留陈墨么,她还想闹。

    于是不等陈墨他们说话,酉阳就有点恼怒的说道:别说了,虽然他们可能稚嫩了点,不过艺坛现在青黄不接,对年轻人,要多一点包容,多给他们点机会,我今天正好心情不错,如果谁有灵感却表达不出来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指点一下。

    这时候其他学生虽然恼怒那个女人的说辞,不过从心底讲,他们也有点自卑,有些认同这个女人的说法,这画展都是大师们的作品,在这里作画,那不就等于班门弄斧么?所以谁都不敢开口做第一个表态。

    范琪一看自己的话吓唬住不少人,顿时有些洋洋得意,眼睛不由瞟向商伯飞,略带讥讽的说道:好了我不说了,刚才那谁谁谁,不是叫的挺欢么?那就来露两手呗,让我们见识一下你叫得这么欢,到底有几把刷子。

    商伯飞被范琪说的满脸涨红,他充其量只能算半个艺术生,在这里作画,那不是自取其辱么?人家点名到他,他也只能呐呐的不说话。

    陈墨这时候则一阵恼怒,她虽然不喜欢争斗,不唉强出风头,可是对这个女人的冷嘲热讽,也非常不满意。而且很明显,自己的同学都被她一番话给吓住了,陈墨自然不能弱了自己这些人的气势。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