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大相师-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反的布设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金牛断章 书名:桃运大相师
    这种木工用的反,其实非常简单,因为对一个建筑或者对一个家具来讲,它的气场是恒定的,只要找到一个对称的位置,配合鲁班经中约定好的符咒,很容易可以实现反伤对手。

    所以在一般的民间传说中,关于木匠的反很常见,而关于风水相师的反却极为罕见。

    因为风水不同,风水本身就非常复杂,各个气场相生相伴,彼此影响,可以说整个大气场不仅仅不会对称,而且杂论无章,要想找到那个反制对手的点非常困难。

    所以大多数时候,风水师就算看出一户人家的风水被人动了手脚,也只能出手解决,而不能反制对方,这就造成了的确有那么一部分败类,仗着自己有风水术害人为祸。

    如果是以前,展步可能真的不好找出来反制的方法,不过现在不一样,展步有了麒麟之眼的帮助,只要把坟地中显现的这些符号与麒麟之眼相互对照,解读出这些符号的含义,而后配合特定的手法,自然能够反制那个作恶的风水师。

    展步于是说道:风水师的作用是助人,不是害人,那个害你们的人,已经犯了风水界的大忌,必须施以惩罚。

    此时这一家人也恨透了那个坏人风水的家伙,听到展步竟然能反制,自然非常欢喜,这时候老头也急忙对展步说道:那就拜托大师了,这种不安好心的人,祸害的肯定不止我们一家。

    展步点点头,他明白对普通人来说,其实大多是宁愿少一事不愿多一事,现在连这个颇为精明的老头都支持展步用反,可见这一家人多么恨那个风水师。

    展步这时候仔细推演起来,哪怕有麒麟天书的辅助,要找到那个反制对手的点也不容易,需要静心推演。

    于是展步不断的比对那些符号,一边走,一边丈量,在心中默默计算,在荆家人的眼中,展步的步伐充满了玄异,仿佛每一步踏出,都影响到周围的环境一样,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因为展步每一步都踏在了这些符号节点上,都能够隐隐的影响到整个墓地的气场,所以让他们看起来很玄奥,实际上并非什么玄门的步罡踏斗。

    这时候展步神色严肃,荆家几个人也不敢打扰,只能静心屏气,等待展步的算计。

    刑柔更是美眸眨眨,看向展步的眼中充满了奇异的色彩。

    幸亏展步现在全身心的沉浸在风水的推演之中,不然就刑柔这眼神,非把展步吓得跳起来不可,虽然展步对变性人不歧视,不过却绝对不会有任何接近的想法。

    不长时间之后,展步目光清明起来,他已经计算好了反制那个风水师的办法,此时展步目光看向了刑柔,对她说道:刑柔,因为那个风水师对付的起始目标是你,所以他选的这个方位很特别,是压在了影响你以及整个荆家后代的脉络上面,这个反,最好由我来指引,经由你的手来完成才行。

    听到展步这么说,刑柔急忙点点头,对展步说道:好,你说就行,我一切都照做。

    这时候展步走到了那个剪子的方位,而后对刑柔说道,你过来,先把旁边的土铲三铲子埋在这把生锈的剪刀上。

    荆世铎急忙把铲子递给自己的新妹妹,刑柔依照展步的说法照做,待刑柔做完之后,展步向着东方走了九步,而后右移半步,对刑柔说道:你来这个地方,面朝正东方跪下给祖宗磕三个头,同时默念:‘害人者人衡杀之,妒人者人衡鄙之,天道护佑,祖宗显灵,请降人道之罚,惩害人之精。’这个咒语在自己的心里默念三遍。

    此时刑柔也很郑重,没有直接跑过去,而是沿着展步走过的路,亦步亦趋的走过去,叩头默念。

    待刑柔做完之后,展步没有让刑柔站起来,而是从此向再向东行六步,对荆世铎喊道:荆世铎,你来拿铲子,在我的脚下挖个坑,挖出水为止,如果是清水,你也叩头默念刚刚的咒语,如果是浑水,就说明刑柔已经沟通了祖宗,就没有你的事情了。

    听到展步的话,荆世铎嘴角一抽,心中不由暗想,展步这是在开玩笑吧?这片坟地是在山上,地势高,找个地方挖出水那不是白日做梦么。而且现在也不是雨季,地面上其实很干燥,这自己要哪年哪月才能挖出水?

    这个能挖出水?荆世铎不由出声问道。

    此时不待展步开口,荆世铎的父亲就一脚踢在了荆世铎的屁股上:小子哪来那么多废话,先生让你挖,你马上挖就是了!

    荆世铎被老父亲踹了一脚,顿时一脸的黑线,这个时节不要说在山上挖个洞出水,就是在一些干枯的河床底挖洞,恐怕也难挖出水来。不过既然展步让自己挖,自己的父亲又那么信任展步,自己也不能说什么。那就挖吧,反正挖不出来丢人的也不是自己。

    于是荆世铎一脸怀疑的又拿过刑柔用过的铲子,走到展步站的地方,开始挖坑。

    看到荆世铎一脸的怀疑,展步此时呵呵一笑,看来荆世铎不怎么相信自己说这里会挖出水啊,那自己也就不提醒他了。

    荆世铎没有看到展步眼里的坏笑,只是一个劲的挖,在挖了十八铲子之后,这一铲子土刚刚掘出土坑,一道水流竟然从荆世铎的铲子低下喷涌而出,噗的一声,如喷泉一样的水流打了荆世铎一脸,紧接着大量的水顺着荆世铎的脖子就灌了进去。

    荆世铎一个猝不及防,连铲子都被这水冲掉了,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同时难以置信的大喊了一声:我擦!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荆世铎的父亲和刑柔也都惊呆了,他们原本以为,展步说能挖出水,那么能隐隐约约渗透一些水出来也就到顶了,怎么都没有想到,荆世铎能挖个喷泉出来。一会的功夫,这个喷泉周围就全是水流,哗哗作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