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千叶传说-《火影之千叶传说》卷十噩梦前夕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回应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零始 书名:火影之千叶传说
    “呵!承担全部责任?”

    听到眼前的少年斩钉截铁的这一句,岩山的第一反应,几乎是笑了出来:“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你承担责任,有用吗?”

    承担全部责任?

    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火影来这里,也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而他的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么一个非常不屑的念头,这已经是关乎国与国之间数以百万、千万计的人,就算眼前的这个少年的确是天纵之才,一人能抵得上千人万人,但是也不够格来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这句话,在这样的事实面前,真的是太无力了。

    他不答应又怎么样?

    真是太可笑了!

    或许,换在其他的事情上,你泷千叶的确有分量,也处处应该处处提防,处处小心翼翼。

    但是现在,就算加上你的人头,也不够格!

    而且,岩山虽然心情激动,悲愤交加,但却还是冷静的,他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下,既然眼前这个泷千叶提出了要检验一下蓝土大人的遗体,那么,他可能就有什么在蓝土大人遗体上做文章的打算,这里也是万万不能让这个泷千叶接触到蓝土大人的遗体。

    岩山不是笨蛋,这种关键时候,以自己最尊重的人的性命作为代价的局面,他是绝对不会大意到让泷千叶接触自己最尊敬的人的遗体。

    他现在,就想着一点,保持现在的样子收尸,让事件的表象,永远停留在木叶忍者杀死了岩隐的使节,破坏了和谈修盟,让木叶成为众矢之的。

    关键的时候,不会掉链子吗?

    不过,我的说辞在这件事情中,也实在是说服力有限,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我现在割下脑袋以死谢罪,也不可能改变什么,这个岩山也不允许改变什么。

    只是,这个岩山冷静归冷静,这死磕态度,还是说明了他现在其实处在一种无计可施的情况之下。

    对他们来说,现在在舆论上,虽然是有着绝对的优势,甚至在他们此行的任务中,其实也算是完成了所谓的破坏任务,但是,现在他们处在我们的重重包围之下,一,人走不掉,二,消息传不出去。

    未来的局面,是他们岩隐的天下,但是,现在的局面,主动权,可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听到这一句,千叶的心中,则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只是,这种能为村子牺牲性命,客死异乡的老人,有时候,总是有些不忍心啊。

    不忍心让他的付出白费。

    而随着这个念头,千叶不自禁的瞥了一眼那坐靠在墙角,心脏被刺穿,鲜血几乎咽湿了周围的土地的老者,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

    对千叶来说,这种有信念并为之可以牺牲一切的人,他总是有一种亲近感的。或者说,有一种共鸣的。

    而他之所以现在还和和气气的和眼前的这位所谓岩隐的大使说话,已经是对这位为了村子而死的老人的尊重了。

    说实话,千叶对这位老者还是相当的有好感的,虽然他们并没有说过话,交流过,一般来说,到了这

    个年纪的忍者,绝大部分都是退休了,在家颐养天年,享受村子的福利,甚至再幸福的一些的含饴弄孙,就算是没有退休还在继续当忍者,也不会执行这种长途跋涉的任务,免得客死异乡。

    而像眼前的这位老者这样的,并不是所有的老忍者都有这份勇气和赤诚的。

    虽然立场不同,千叶还是对他有最高的敬意的。

    当然,这份敬意,也不过只是单纯的敬意。

    站在他的立场上,该怎么做的,就必须怎么做,他不可能再让木叶卷入战火之中,这第三次忍界大战,也应该结束了。

    不过,这用目光给老者致敬之后,千叶却是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注视着岩山。

    同时,木叶的忍者见自己的指挥官不说话,原本因为千叶到来冲淡了些的担忧恐慌的情绪,却是又慢慢的浓郁了起来。

    气氛也慢慢的凝重了起来,

    这小怪物,要干什么?

    不说话?

    无计可施了?

    而注意到千叶的目光,岩山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现在大敌当前,他毕竟是岩隐千挑万选出来负责这个任务的人才,此时也渐渐的将心中的悲愤给压了下去,也真正的开始思考起来,而不是刚才那趁着一腔愤怒的认准一个理就得势不饶人。

    不可能!

    就算一开始很意外现在的情况,但是以这个小怪物的能力,不可能现在就因为我这么一句话而什么对策都没有。

    他在酝酿着什么!

    或者说,我现在可能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了。

    而开始真正的思考起来之后,岩山很快摸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

    该死!

    原来是这样!

    然后,想到这里,岩山心口猛地一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猛然扫过了那脸色都开始慢慢凝重起来的包围他们的众多木叶忍者,以及身后的悲愤交加的护卫们。

    刹那间,他明白了。

    要想要让蓝土大人的死最大化的得到利用,他们必须要让木叶哑口无言才行。

    现在,他们阻止木叶,不让木叶检验尸体,无疑可以被认作一种“做贼心虚”的行为,木叶完全可以以此作为说辞,说他们做贼心虚,这使节之死,就是他们陷害木叶所为。

    而且,现在木叶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在,这个人物完全可以被木叶请为见证人,且以那位人物四代风影的分量,完全可以证实是他们阻挠了木叶的检验和确认凶手,完全就是在家伙木叶,挑起战争。

    这样,他们的蓝土大人的死,完全就构不成对木叶的威胁,对和谈修盟的威胁,只不过是白白死去。

    而且,既然四代风影作为见证人,于木叶来说,也算是把砂隐拉到了同一阵营,有砂隐的牵制,他们就算重新挑起了战争,和云隐结盟,最终胜负,还是未知数,甚至是木叶占优!

    现在的泷千叶,不是无计可施,无话可说!

    而是,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什么!

    要回答的,是他们!

    而不是,泷千叶!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