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第一卷 四星 第2531章 断头不断魂,杀己不杀天

类别:总裁豪门 作者:豆娘 书名: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瓦罗凌天的文官武将以及位高权重者还在云里雾里的状态,毕竟,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太缥缈梦幻了。

    不过,他们看到凌天王大摇大摆毫不拘束走进南冥城后,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也走了进去。

    往后啊,那就是一家人,他们回自己的家,何必拘束呢?

    ……

    是夜,南冥城是几十万人的狂欢。

    这一夜,奠定了四星大陆的基础。

    从今往后,四星,再也不是低等位面。

    而在遥远的九重天,那让人畏惧惊恐的九界。

    关于位面地图中,标记了‘低等’的四星,竟随一阵胭脂色的轻烟而起,换成了中等二字!

    不仅如此,轻歌锁骨处的星辰烙印也在悄然间发生了变化。

    从今往后,她的故乡大陆,不再是低等,而是中等。

    瓦罗和四星的合并意味着,从今往后,能够横扫睥睨所有的中等位面。

    轻歌坐在君王之位,与两陆的文官武将喝着梅子酒。

    凌天王酒过三巡,想起死去的大公主、九公主、七皇子,眼眶突然红了。

    可惜啊,他不能为那三个孩子报仇了,非但如此,还要俯首称臣,点头哈腰。

    想至此,凌天王的酒越喝越猛。

    “天儿,你的皇妹皇弟就是死在四星人的手里。”凌天王轻声说。

    大皇子停下喝酒的动作,转头看向凌天王,眼睛通红:“这一杯酒,敬吾妹吾弟。父王,日后黄泉路上见,我会亲自向他们赔罪。”

    诶……

    凌天王轻轻叹息一声。

    他最终没有再说话。

    凌天王有自己的私心,夜轻歌既为药宗大弟子,日后便能顺理成章的承袭药宗宗主之位,大皇子天儿与之关系密切,不是什么坏事,甚至是好事。

    所以,凌天王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百年人世,不过图个利字。

    南冥城。

    后半夜,轻歌端着一壶梅子酒,走至丛林深处。

    在她的面前,一道寒光起,一个风华绝代惊世之容的女子出现。

    “丫头,过来,送你一个拥抱。”凤栖说。

    她已经与那具肉体合为一体,同时也找回了丢失的一部分记忆。

    原来,当年先祖爷留了一手。

    雕塑之内存在万年的躯体,是他的第二手。

    轻歌丢下酒壶,奔向凤栖,一个猛力的冲劲,扑在了凤栖的怀里。

    不似轻烟般的缥缈如梦,而是实质的拥抱。

    “轻歌,日后少喝些酒,酒多伤身。哪怕你是个身强力壮的修炼者,也不能总是饿着自己。凡事适可而止,修炼亦是同理,莫要一个劲的强求修炼几个昼夜不眠不休,这样反而适得其反。还有呢,莫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天下好男儿这般多,何不恣意点尽逍遥?就算你是天选之女,也别忘了自己是个姑娘,再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千锤百炼九死一生。累了的话,别总是用雪灵珠把眼泪憋回去,那样太内伤了,既能痛快喝酒,痛快吃肉,何不痛快哭一场?也没有那么丢脸了……”

    凤栖轻拥着她,双眼空洞清寒透过丛林的黑夜看向无光的远方。

    “你这丫头,真是叫人又爱又恨的,你说那三千男宠都不曾让本后驻足,为何你一个女人,让本后舍不得走?”凤栖自言自语般的说。

    “尊后若舍不得走,那便不要走了。”轻歌说。

    “若世间之事都能任由自己选择,那便太好了。”凤栖捏了捏轻歌的脸,轻歌愣了愣。

    以前,姬月在的时候,时常喜欢捏她的脸,揉乱她的头发,用长指弯曲部分轻刮她的鼻子……

    突然,凤栖弯身在轻歌脸颊亲了一口,随后身子彻底的消失不见。

    是的,毫无预兆,就那样突然的消失不见。

    轻歌还保持着拥抱凤栖的姿势,凤栖的消失让轻歌措手不及。

    在她听到凤栖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她就知道,凤栖该飞升长生境了。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让她始料未及,让她手足无措。

    “尊后……”

    轻歌轻声喃喃,“不要躲了,快出来……”

    “尊后大人……你出来……出来……”

    出来啊!

    为什么还不出来!

    丛林深处,她像是迷失的灵蝶,脚步不稳,来来去去,又跌跌撞撞。

    雪白圣洁的明月光洒在她的身上。

    在夜空之上,一道虚无缥缈似得身影位于高处,垂眸宠溺而无奈地望着轻歌。

    来不及了啊,已经来不及了。

    “小姑娘,本后在长生界等你。”

    这一段路程,只能到此为止了。

    她要杀上长生界,要看看那一对贱人如何了。

    在即将去往长生界的那一刻,凤栖又找回了一丝的记忆。

    那是一幅清冷极美的画面,天和地被白雪覆盖,一个银发白衣霜眉的少女赤着双足走在这一片毫无温度的天地。

    是她——

    凤栖眼中有一丝惊讶。

    ……

    丛林,轻歌坐在枯木上,捡起适才丢下的那一壶梅子酒,仰头便喝。

    不知为何,这一刻,竟有些孤独落寞。

    她说:“尊后?”

    精神世界,久久无人回应。

    轻歌叹息一声,“什么嘛,走也不知打个招呼,就算是最厉害的尊后,也得有点礼仪才行。”

    轻歌眼眶通红,把那涌来的泪水,全部逼了回去。

    流血不流泪。

    断头不断魂。

    杀己不杀天!

    ……

    轻歌走出丛林回到南冥盛宴地,九辞和夜青天眼睛四顾不知在看着什么。

    夜青天好似在骂九辞,九辞灰头土脸的低下头也不反驳。

    旁侧祖爷也在说些什么。

    “你说你这个哥哥怎么当的,才一会儿你妹妹就不见了?外面风这么大,她穿的那么单薄,而且要是遇到了南冥凶猛的野兽这可怎么办,你那手无寸铁的妹妹,该怎么办?”夜青天不似开玩笑,是真的着急。

    九辞低着头诚恳认错:“是,都怪我,我这就去找歌儿。”

    “现在你怎么找?”祖爷愠怒。

    九辞撇着嘴,那叫个委屈。

    他感觉他在这个家里一点地位都没得。

    而且,手无寸铁?

    一手灭十万敌军的妹妹?手无寸铁?

    嗯?

    九辞正在腹诽的同时却忘了,当初他于映月楼杀手,也是这般说的。

    “爷爷……”娇柔的声音响起,夜青天抬头看见站在丛林入口的轻歌,立马走上去,把手里的虎绒披风盖在轻歌的身上。

    “你看看你,这么大的人了都还会走丢,真是长不大的小孩。”夜青天虽是埋怨,语气却甚是温柔,与方才呵斥九辞的怒气全然不同。

    九辞缩了缩脖子,一家多口,妹妹大过天。

    虽然区别待遇,但他也心甘情愿。

    这一刻,轻歌那冰冷的心,被暖流覆盖。

    哪怕是漆黑无边的夜,亦能感受到一抹暖阳,驱散寒冷,便是凛冬的雪亦会在顷刻间融化。

    轻歌莞尔一笑,碎发轻扬,寒眸似点漆,朱唇微微抿。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